《聽說你也回來過》[聽說你也回來過] - 第8章 每一分一秒都值得珍惜

吃了飯林澄灼和陳嚴節想去學校裏面超市買飲料喝,江翊聽到了,喊着林澄灼,「火勺,給我帶瓶冰的可樂回來,我回教室等你。」

林澄灼一下子臉又紅了,陳嚴節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林澄灼,林澄灼拽着陳嚴節瞪了江翊一眼,急忙往超市走去。

陳嚴節用不確定的語氣問林澄灼,「火…火勺是什麼?是吃的么?」

「……是我的小名。」林澄灼也沒扭捏,「是我爸我媽起的小名,既是灼字的兩邊,又是你想到的那個吃的。」

「哈哈哈哈哈。」陳嚴節笑的眼淚汪汪,根本停不下來,「我以為你的小名應該叫橙子之類的,沒想到這麼接地氣。」

林澄灼也沒生氣,撓了撓頭,拿了一瓶綠茶和一瓶可樂,順手又拿過陳嚴節拿着的橙汁自顧自的去結了賬,結完賬又把橙汁遞迴給了陳嚴節,「封口費給你了,不能說我叫火勺的事了啊。」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好的小橙子。」

林澄灼第一面覺得陳嚴節是那種又好看學習又好性子又冷的那種女生,熟了一點發現她很愛笑,性格也很好,更主要的是林澄灼面對陳嚴節和江翊就像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就像和馮嬈一樣,根本不會覺得緊張。

到了教室江翊正坐在座位上,林澄灼把可樂放在了江翊桌子上,陳嚴節趴在桌子上又準備睡覺,林澄灼想去衛生間,放下綠茶就一個人去了衛生間。

林澄灼忘記了自己身上還系著江翊的腰帶,解腰帶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不會解,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情況,本來好好的,當你站在廁所里的一瞬間,你就急得不行了。而林澄灼剛好便是這種,她胡亂的拽着,卻不小心越拽越緊。

江翊的腰帶是那種滑道的,繫上的時候穿進去拽緊就可以了,林澄灼根本不會解,越急越亂,越亂越急,林澄灼夾緊雙腿,艱難的從衛生間里出來準備回班級去找江翊,就在此時,江翊剛好也出來上衛生間,江澄灼一下子覺得江翊就好像從天而降的天神,帥的一塌糊塗。

林澄灼拉着江翊,指他的褲腰帶,臉紅的不行,「幫我,幫我解開一下,我不會。」

江翊笑的直不起腰,乾脆蹲在地上伸手按住了腰帶上的一個小凸起,一下子拽開了林澄灼的腰帶,這時候恰好有兩個男生從衛生間走出來,看到這一幕愣在了原地。

林澄灼連句謝謝都來不及說,雙手提着褲子跑進了女衛生間,覺得丟臉到不行,洗了手林澄灼從衛生間走出來,看到江翊站在走廊里雙手抱着忍着笑看着林澄灼,林澄灼臉紅還沒消,更紅了。

江翊跟在林澄灼身後走回教室,林澄灼一進門愣住了,看到剛才兩個男生竟然是自己的同學,兩個男生和林澄灼對上視線立刻挪開,林澄灼覺得這應該是她出生以來最尷尬的一件事。

軍訓後依舊還是江翊騎着粉紅色單車送林澄灼回家,第二天早上又會準時去樓下等林澄灼,林澄灼每天早上都會給江翊帶一份早餐表示感謝。

余教官對七班的要求明顯高於其他教官的要求,每次其他班級休息時七班還在訓練,稍微有點不正確的就全班操練,導致林澄灼最近一周睡眠質量特別好,每天晚上9點就能睡着,又在林父每天的紅燒豬蹄、豬蹄湯、燉豬蹄里直接胖了3斤。

終於來到了軍訓的最後一天,下午進行軍訓匯演,在余教官的帶領下,七班毫無懸念拿了15個班的第一,說起來最激動的應該是鄭謙峰,他挺直了腰板,一個勁的說我就知道你們行。

當天晚上進行文藝晚會,也是和教官的分別的時間,七班同學圍着坐了個大大的圓圓的圈,余教官站在圓圈中間,這個不用麥克說話聲音也可以讓全部人聽的清清楚楚的男人竟然聲音有點哽咽,「你們就是我帶過最差的兵!不要以為你們拿了第一就是優秀的,你們差的還遠呢!有那麼幾個同學總是正步踢不好,還有那麼幾個同學總是左右不分,要珍惜,要知足,要努力學習,以後才會有更好的發展,到現在我可能還沒有正式的自我介紹,我姓余,我叫餘澤凱,雖然我們可能不會再見面了,但是你們要記着我們在一起的這七天……」

全班同學安靜的看着這個鐵骨錚錚的男人紅了眼,攥緊的拳頭和說不下去的話,都為這即將到來的分別感到傷感,江翊突然站起身,「余教官,給我們唱首歌吧,讓我們對你的印象變得溫柔一點。」

一下子氣氛活躍起來,全班同學鼓着掌起着哄,喊着來一個。

餘澤凱笑了笑,打開手機,放了一首《光陰的故事》,他唱的很好聽,不是那種有什麼歌唱技巧的好聽,是有着充足的感情和樸實的聲音的好聽,「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