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 - 第5章 明天辦離婚(2)

強壓住下意識的反抗動作。

她的身子被一股力道帶着向前。

杯子中的溫水潑了不少在被子上,但兩人都沒有理會。

蘇洛洛緩緩抬起沉靜的眼眸,對上那雙深不可測的漆黑雙眼。

良久,男人嘴角輕勾,嗤笑一聲。

臉上寫滿輕蔑。

那種居高臨下的俯視,彷彿早已洞穿蘇洛洛的內心。

「你費盡心思嫁進薄家,引我注意,到底是什麼目的?」

「錢?還是權利?」

聞言,蘇洛洛莞爾。

「你覺得呢?」

她眉眼挑起,淡定自若的反問。

明媚光線落在她的臉側,襯得她面容上帶了幾分輕狂。

薄言庭有一瞬愣神,但眼底很快便浮現嫌惡之色。

蘇洛洛不缺錢,對薄家的地位權利更是不屑。

她早就對薄言庭的殺伐果斷有所耳聞,此刻面對着氣場強大的男

人,神色慵懶的挺直腰板。

「蘇子怡不願意嫁給一個植物人守活寡,蘇家也不敢冒着得罪薄

家的風險取消婚約,只好讓我來充當這個冤大頭,沒想到誤打誤撞,

嫁進來第一天你就醒了。」

若是蘇子怡知道,還不得後悔死?

蘇洛洛將水杯放在床頭柜上,站直身子垂眸看着薄言庭。

望見他眼底依舊帶着幾分懷疑與揣測,繼續說道:「實不相瞞,

我對你一見鍾情,所以我想留在薄家,留在你身邊。」

她目光如炬,彷彿將滿腔熱情都擺在臉上。

薄言庭不信,冷哼一聲別開臉。

樓下香味四溢。

自打薄言庭醒來後,薄母便趕緊吩咐人做了豐盛的午餐,那場面

堪比滿漢全席。

不知道還以為發生了什麼普天同慶的大喜事呢。

見蘇洛洛下樓,薄母連忙招手,「洛洛,你怎麼一個人下來了?

言庭還在房間裏面嗎?」

「嗯。」

正說著,二樓傳來聲響。

兩人雙雙轉頭看去,只見薄言庭已經換好衣服走下樓。

白衣黑褲,寬肩窄腰。

唯獨那英俊的臉龐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渾身散發著「生人勿

進」的字樣。

見他行動與常人無異,蘇洛洛內心更添疑惑。

這麼快便能下床走路了?

究竟是薄言庭的身體機能恢復太快,還是……

這病本就是無中生有?

思索之際,薄言庭已經來到她的身邊。

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男人微微垂眸,淡淡掃了她一眼。

那眼神冰冷至極,滿是芥蒂。

好似仇人相逢。

蘇洛洛也絲毫沒有討好的意思,扭開頭走向餐廳。

薄欣悅姍姍來遲,早已沒了剛才的囂張氣焰,低着頭默不作聲的

坐在餐桌另一邊。

最後一道菜端上桌,薄言庭不急不緩的開口說道。

「明天一早去辦離婚。」

看似漫不經心的語氣,卻又透露着濃厚的篤定意味。

離婚?

此話一出,不光薄母,就連薄欣悅也略顯震驚的抬起頭。

唯獨蘇洛洛淡定的轉了轉手中的勺子,眼色玩味看向薄言庭。

沒想到他會如此直截了當的說出來。

「不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