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替嫁後,她被病嬌總裁纏上了] - 第10章 做筆交易

剛剛出門之前,蘇洛洛還看見那車停在院子裏面。

莫非,他們與司機是一夥的?

眼下顧不得太多,蘇洛洛走進工廠內。

空曠的廠房內,安靜得針落可聞。

蘇洛洛稍稍屏住呼吸,視線左右看了看。

這裡似乎已經荒廢了許久,剛一進來就聞見嗆鼻的灰塵味。

陰冷感撲面而來。

「請問……有人嗎?」

蘇洛洛朝裏面緩步走去,打量着四周環境。

廠房內響起她的回聲,陰冷之下竟然還帶了幾分詭異。

突然,頭頂上方傳來「吱呀」一聲。

蘇洛洛立馬警惕的朝上方看去。

二樓是一排獨立的房間,聲音正是從其中一間房發出來的。

她放輕腳步,從旁側的樓梯走了上去。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一扇門打開,從裏面走出來兩個穿着黑衣的男人。

蘇洛洛身手敏捷的閃身躲在牆角。

她緩緩探出身子,看見他們雙手拖着另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走出來。

她清楚的看見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男人,分明就是那天假冒醫生在薄家被捉的人!

當時恰逢薄言庭蘇醒,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薄言庭身上,自然沒人再去過問他的下落。

沒想到……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氣。

蘇洛洛明白這是非之地不能久留,正要離開的時候,卻聽見房間內傳來聲音。

「大少爺,他還留了口氣,接下來怎麼處置?」

「扔**局門口,他已經沒用了。」

蘇洛洛頓住腳步,這是薄言庭的聲音!

難怪外界都說薄家長子冷血無情,處事手段狠厲。

今日親眼所見,這才徹底相信。

「之前讓你查的事情,都調查清楚了嗎?」

薄言庭一手捏着白色帕子,仔細擦拭着手指殘留的血跡,隨後又極為嫌棄的將手帕扔在一邊。

「車禍現場的監控已經全部抽取出來,裏面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蘇洛洛明白知道的越多越危險,小心翼翼打算原路返回,可是不小心踢到了角落的鋼管。

「咣當——」

清脆的響聲在工廠內帶着回聲。

餘音繞梁。

蘇洛洛有些無奈的閉了閉眼。

「誰在那邊?!」

身體比腦子的反應更快,二話不說就跑。

工廠這麼大,還能沒有個藏身之處?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

原本空無一人的廠房,四周瞬間湧上來十幾個保鏢將她團團圍住。

蘇洛洛咬破了下唇,淡淡的腥甜氣息在口腔中蔓延開。

垂在身側的雙手緩緩收緊,眼底逐漸顯露幾分血色。

身後傳來「噠噠」的腳步聲,一下一下彷彿踩在她的心口上。

無形中的壓迫感好似一隻大手,將她的整個心臟死死握住,讓人喘不過氣來。

蘇洛洛緩緩轉過身。

對上那雙彷彿比黑夜還要凄涼的眼,倒是突然淡定下來。

「你跟蹤我?」

薄言庭死死盯着她的臉頰,口吻篤定。

那一刻,四周像是掀起狂風,危險的氣息迎面撲來。

想到那司機很可能就是薄言庭安排的,蘇洛洛也氣不打一處來。

沒好氣說道:「你見誰跟蹤人,還把自己弄得渾身狼狽?」

打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衣擺蹭了新鮮泥土,還有好幾處都破了小口子,裸露在外的手臂上也有剛剛凝固的褐色血跡。

像是從高處滾落摔傷的。

不是跟蹤,尋常人沒事誰會跑到荒郊野外摔一跤?

但寧可錯殺也不放過。

薄言庭伸手用力掐住她的下巴。

男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