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末世:擁有空間我仍艱難求生》[天災末世:擁有空間我仍艱難求生] - 第 3章 驚聞末世

鄭秀麗很尷尬,她們這個宿舍她誰也得罪不起,哪怕是條件最差的楊倩也比她硬氣。

於是乾脆找了個別的話題:「你們察覺到了嗎,今年的天氣真的好奇怪,秋天本該是降溫的反而越來越熱了!我刷視頻時發現好多地方的人都在談論高溫天氣,全國各地多了好多山火乾旱洪水之類的自然災害,人禍也有,報導了好多受不了熱跑去游水納涼的人被淹死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這兩年氣溫本就一直在持續走高,極地冰川加速了融化,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國外有個地方的海洋已經乾涸了一大截,原來的海域變成了陸地,臨近的那個國家本來很窮,一下子就白得了一大片礦物資源豐富的土地,前幾天剛成交給美麗國的一個大富豪很一大片島嶼呢。」陳珂漫不經心說道。

鄭秀麗崇拜的看向陳珂:「珂姐,你連海外的消息都知道,新聞上根本沒報道過呢,你真厲害!珂姐,你能不能再給我們多分享些消息,有人議論一直這樣下去也許會成為末世呢。」

陳珂很享受鄭秀麗崇拜的小眼神,就有顯擺的意思了:「你一個小屁民擔心什麼,有事國家會管着!國家已經在修避難所了,即使我們國家是農業大國但還是不斷的從別的產糧大國運糧食回來,只要解決了吃喝住宿的問題,有什麼事情是不能應付過去的?」

楊倩眯起了眼睛,她也多次耳聞別人的議論,這兩年的自然災害的確多了很多,但忙着為生活奔波的她並沒有時間去在意個別人笑談的末世論。

陳家人身處的地位註定能接觸到普通人得不到的信息,陳珂話里透露出的意思,連國家都在大量做準備了,難道真的會有巨大災難會發生?

顏樂樂也加入了話題,她起床湊到陳珂床邊笑着給陳珂倒了一杯水:「珂姐喝水,真要有那麼一天,以你們家的資格肯定有機會入住避難所,到時候能不能帶上我們一家呀?」

「你以為避難所是什麼人都能進的嗎,肯定會有門坎的!我們家也得蹭親戚的關係!」接水杯時許是看到了顏樂樂明顯的失望表情,又補了句:「好吧,同學一場到時候也不是不能幫你提一提,我不保證一定能有機會的啊。」

「先也謝謝珂姐了!」顏樂樂狗腿的坐到了陳珂的床邊,討好的給她剝核桃。

鄭秀麗自覺的沒跟顏樂樂說一樣的話,她家就是普通家庭,陳珂是她需要小心翼翼討好的對象,顏家於她而言同樣遙不可及。大學一年多能與這兩人同行,全是因為她勤快的去服務她倆,而且幾乎把所有的零用錢都用來討好兩人了。

種花家十五億多人口,富貴人家無數,跟她家一樣條件的家庭更是無數多,想想都沒機會入住。就算有機會,她家月薪合起來不到一萬八還在還房貸的父母也付不了入住的代價。 鄭秀麗心中再次有了巨大的落差,默默的坐回了自己的床上。

楊倩則從頭到尾都沒加入話題,眾人早已習慣了她的沉默。

四人小宿舍頓時鮮明的形成三個小團體。

楊倩覺得自己或許應該改變一下思路了,以前掙錢存錢就是為了買房,給自己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安穩小家。可倘若末世論真的會成為事實,那買房就完全沒了意義。天災末世,哪可能有安穩的地方,那是哪裡都能住,哪裡又都不能住。

思來想去,陳珂剛才的話提醒了她,無論什麼時候,哪種環境,人要解決的問題無非就幾點,吃穿住行和醫療。自己比許多人已經好太多了,突然多了個隱秘的巨大空間,她可以提前給自己準備些生活物資,亂世這些東西就是她保命的資本。

也不怕準備了的東西沒用到,如果沒有末世最好,最多她以後花點時間把存貨再賣出去,錢變成物資,物資再變成錢,雖然費功夫,但其實根本沒有損失。

楊倩是個極為果斷的行動派,拿定主意她便開始計劃要購置的東西。荷包不充實是她的硬傷,所以她的計劃單也只能以最緊急的資源開始排列。

夜半三更,楊倩趁宿舍里的人都睡熟了,又進入了空間。白天買的果樹苗子和許多舊貨架亂七八糟的堆在大倉庫里,全部需要她手動整理。這個體力活真的不輕鬆,楊倩也沒指望整理的速度快,反正東西已經堆在倉庫里了。

每種果樹苗子選了幾棵,楊倩拿工具開始在地里挖坑。她以前在顧老闆家民宿打工的時候,民宿的園子里就種了好幾個品種的果樹,那時候楊倩就常和老闆兩夫妻打理園子,學了些種植的手段。間距拉好才挖坑,填底肥,上樹苗,埋土後還要澆定根水。

正忙的起勁,楊倩突然就被傳出了空間,她嚇了一跳,活還沒幹完,楊倩再想進空間卻發現不能了,再看看手機,已經四個小時過去了。

楊倩這才發現,空間還是有些規則限制的,怎麼才能合理的利用空間她得好好研究一下。人不能進那東西呢?楊倩當即拿了書本,手電什麼的試着傳送空間,所有想要傳送的東西無一例外進入了空間倉庫里,又能輕易取出,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空間對傳物應該沒有限制,人在空間呆的時限有限制。至於是怎麼個限制法,目前只知道上一次進入空間的時間與這次進入的時間差不多,中間相距二十小時。至於是不是二十四小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