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神農》[天眼神農] - 第10章 救人要緊

兜兜轉轉幾個小時,下車後,劉大偉順着田道往前走,路過條小溪,跨過一道溝,遠遠的能看到家的方向。

他心情激動不已,像鑼鼓敲着,忐忑不安,比去時多幾分輕鬆。

兩邊是田埂,亂七八糟的蔬菜橫七豎八的長着,這農家人出去打工,不想種田,沒多少收入。

只有留守婦女在家守着田,幾畝地,賺點零用錢貼補家用,母親父親身體孱弱不便乾重活,平時地里種着花生也就罷了。

正想着,突然幾聲痛苦的呻~吟聲從左邊傳來,這天還沒黑,怕不是見鬼了,劉大偉剛往前急走幾步:「好痛,救救我……」

是女人,聲音孱弱。

劉大偉轉身順着聲音尋過去,看到一個面色蒼白,長發壓在身後滿是泥濘,穿着藍色連衣裙,仰面朝天的女子,雙手搭在胸口上,痛苦極了。

「你怎麼了?」

劉大偉趕緊過去,一把將女子扶起,這女子面生,看仔細了才驚艷一把。

秀氣的眉毛微微弓着,典型的彎月眉,一雙眼睛半合半閉,長長的睫毛秀氣有餘,高挺鼻樑,懸膽半掛,薄薄的小嘴唇,更是不堪一擊,一點絳紅襯得格外嬌艷,不過臉色過於蒼白,細密的汗珠從額頭兩側緩慢滾落,似滴滴小水珠掛在荷葉間,帶着清新文藝。

這女孩子長得真好看。

「你哪裡痛?」

女人依舊半閉眼睛,劉大偉朝着胳膊看去,又趕緊閉上眼睛,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

藍色棉布料的衣裙下,胸部高聳,透過胸部可以看到血脈,輕盈有餘,在血管處流動着極為順暢,可心臟部位略有些發黑,顏色濃重,如若沒有猜錯,這女子應該有心臟病。

「心肌炎?」

孱弱的點點頭,女人眼睛半睜着。

眼睛有一股暖流,緩緩的在腦海中回蕩着,彷彿一幅畫面在心臟部位穿梭,劉大偉將女人扶起半蹲着,坐在女人背後,按照腦海中的指示,在女人背後不斷流轉,手掌輕滑有餘,彷彿點了蠟燭似的,每到一處燒着似的疼。

黑色逐漸變為淺黑色,淺灰色,粉色,淡粉色,血紅色……

女人的臉色漸漸紅潤,咳嗽一聲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劉大偉趕緊放開她:「感覺如何?」

「謝謝你,我好多了。」

劉大偉點點頭。

「你心肌炎多久了?」

「好幾年了,我這次出來匆忙沒帶葯,走到半路,突然心悸交加……」

說完,她大口喘了一口氣:「要不是你救了我,恐怕我……」

「你不是這裡人?」

稍好一點,女人告訴劉大偉,自己叫劉利青,省城人,來這專門收瓜果蔬菜,農忙季節的各類產品,花生,豆子,黃豆,綠豆,紅豆……

原來,劉利青有個農貿市場是父親的,她大學剛畢業,繼承父親衣缽,專門經營。

此次前來鄉下收購五穀雜糧,是為了填充市場需要,現在豆子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