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千》[天下無千] - 第9章:閃爍的眼神

  為什麼我會這麼自信?
  因為,我掌握了他的心理。
  博戲,其實就是一個心裏博弈,不管你的技術再怎麼高明,但是大家的技術都差不多,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心裏博弈,當我從一開始就抓住你的心理之後,你還有什麼資格跟我博弈?
  更重要的,我還你比多一根手指。
  我沒有看牌,因為我知道我是什麼牌,洗牌的時候,從牌腳,我早就把所有的牌都看了一個遍。
  老千要練的第一個基本功就是快速記憶,人的記憶,天才是可以過目不忘的,但是記憶里,其實是可以後天鍛煉的。
  這裡所有人的牌,我都知道,唯一不確定的,就是龍七的牌,因為,他已經出千改變了他的牌型。
  那為什麼我不現在抓千抓他個現行呢?
  千門有規矩,桌子上只准拼功夫,來文斗,誰的技術高,誰贏,私底下才准文斗,那時候,生死輸贏,就看自己的勢力了。
  發完牌,龍七就說:「下家說話。」
  他的下家,是那個朱胖子,他直接拿起來牌看了一眼,看到手裡的牌之後,立馬嘿嘿笑出來,但是很快,就收起來笑容,裝作若無其事的表情,然後開始隨意的丟了一萬塊錢上去。
  下家看着動作,立馬也看牌。
  這個胖子從表面上看,應該是拿了一副不錯的牌,所以他的表情才變化那麼明顯。
  但是我小九爺在江湖上行走十三年,什麼人沒見過,他這個死胖子的演技太拙劣了,他手裡一定是垃圾牌。
  胖子的下家看到對方看牌,而且還是一副賊兮兮的表情,於是自己也開始看牌。
  他看了牌之後,臉色很陰沉,有些晦氣的直接把牌丟下去。
  胖子有些可惜地說:「老李,你怎麼回事?
這麼快就水了?
你好歹也丟個子,砸個水花,給老周撐撐場面啊。」
  那個老李不屑地說:「哼,你演給誰看啊?
抓的牌不小吧?」
  那個老朱立馬生氣地說:「你都下水了,不準亂說啊。」
  我看着那個胖子拙劣的演技,就笑而不語,這個時候老李的下家也開始看牌,看到牌之後,十分猶豫。
  他抓的是一個對子,是對九,上不夠資格,丟了可惜,所以他才會猶豫。
  想了一會,對方丟了十萬塊錢到桌子上,試試水。
  我沒有看我的牌,但是我知道我是什麼牌,我的牌,也是個對子,一對J,夠大,但,不足以傲視群雄。
  這個龍七的心裏博弈的手段,還是不低的,沒有給我直接發一個癟十。
  真正厲害的老千,不是想怎麼把自己的牌發什麼樣就發什麼樣,而是能把對手的牌發一個讓他沒有理由不跟的牌。
  我直接拿出來十萬的籌子丟在桌子上。
  我說:「悶,十萬……」  看到我悶十萬,龍七非常高興,他不怕我跟,就怕我下水,但是那個老朱就很生氣。
  他說:「你小子,漲價了?」
  我笑着說:「對,想把你的妞贏回家,幫你看看,你有沒有什麼生理上的毛病。」
  我說完,周圍的人都笑起來了,氣的那個老朱齜牙咧嘴的。
  龍七沒有看牌,也選擇跟了十萬的籌子,這一下,讓那個老朱十分難受了。
  因為他看牌了,所以,他跟,只能跟一百萬,要麼就丟了。
  他這麼一丟,下面,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