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為聘:愛妃快跟朕回家》[天下為聘:愛妃快跟朕回家] - 第8章 晉王殿下(2)

「蘭心,剛才騎馬的那個人是誰啊?」林寒煙擦了擦了眼睛。

叫蘭心的丫頭不確定地說道:「好像是……是林夕。」

「她?」林寒煙一臉嫌棄,心裏不由的產生一抹妒忌,林夕何時變成這樣了!

林寒煙騎着馬,很快就要到皇宮門口了。

前面有一隊人馬,看樣子也是那個官宦人家的公子小姐進宮去學習吧!

馬車上面有一個標誌傅,林夕猜的沒錯,應該是丞相府的人吧!

當今丞相傅元淸便是姓傅。

「你算什麼東西,就憑你也配與我們坐一輛馬車嗎?方才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才讓你上來的,現在父親不在了,將給本小姐滾下去!」

一個穿着不怎麼好的女孩子從馬車上面被推到地上,隨後那馬車揚長而去,留下她一人在原地,眼淚汪汪的。

林夕沒想到,居然碰見與自己同病相憐的女孩兒!

她騎着馬,走過她的身邊,向她伸出手,「上來吧!」

傅鈴兒抬頭,看見一個陽光明媚的少女,正向她伸出手。

「你是?」

「我是將軍府的林夕,我是去皇家學院學習的,想必你也是吧?上來吧,我與你一起!」

傅鈴兒伸出手,然後上去了,「多謝你,我叫傅鈴兒,是……是丞相府庶出的。」

原來都是庶出,難怪會被人欺負!

這古代封建思想嚴重,嫡庶分明。

她們每人身上都有一塊進宮的牌子,看過牌子以後,林夕與傅鈴兒便進宮了。

林寒煙和林珊珊還有那些官宦人家的公子小姐也相繼趕來了,第一天可不能遲到了。

「林夕,今天真是謝謝你了,不然我就遲到了,到時候肯定會受罰的。」

「不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林夕,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嗎?」傅鈴兒有幾分羞澀地問道。

「好啊!」林夕笑了笑。

傅鈴兒給她的感覺很好,相信她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真的嗎?太好了,我以為我身份低微,在皇家學院裏面,沒有人會與我做朋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