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任務》[天文任務] - 第5章 流星會

終於到了海邊了,臨峰看了看錶,他時間掐得很准,距離『2020年』新年鐘聲敲響還剩下不到三分鐘。

臨峰牽着曉峰的手,靠在海濱公園海邊的欄杆上,看着東南方向,那裡本該是午夜時月亮該在的方位,可是今天是農曆大年三十,月亮按常理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他穿透薄雲,只能看見閃爍的星光,隨着新年即將來臨,他並未看到奇蹟發生。他們的身邊也沒有其他人,估計值此新年到來之際,人們都在家中和親友守歲,很少有人在這大年夜來到海邊忍受冬季海面上的刺骨寒風。

曉峰卻很高興,能在新年夜和親愛的人一起,看看海邊的星空和水天相映的霓虹,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她緊握着臨峰的手,輕輕地把她的螓首靠在臨峰的肩上,微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的星空,臨峰輕攬着她的肩頭,享受着這幸福的時刻。

突然間,他感覺懷中的曉峰肩頭一顫,聽到她夢囈般的輕叫道:『咦,流星?臨峰,你快看,流星!』

臨峰心中狂跳,抬起頭看向曉峰手指的方向,感覺眼睛忽然迷離了一下,東南方向有幾顆流星拖曳着長長的尾跡撲面而來,他用力眨了一下眼睛,流星消失不見,他低頭看了看曉峰,見她眼神迷離,如夢如幻。

他剛想叫醒曉峰,頭腦卻一陣眩暈,突然間進入了一種狀態,只覺得不知何時已身處星空之中,又有幾顆流星拖着尾跡划過黑暗的天空。

『這是到太空了嗎?』他的心臟狂跳,地球上原本深藍色的天空現在已經變成深黑色,他驚魂未定地想抬手揉揉眼睛,卻發現他拉着曉峰的手,曉峰就在他身邊和他一起飛行在太空中,他用力握住了曉峰的手,像是怕把她遺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曉峰還在夢囈般的輕叫:「臨峰,快看快看,好多的流星啊!」臨峰眼前的流星漸漸密集了,從幾顆到幾十顆,慢慢的變成了成千上萬,流星變成了濛濛細雨,瀰漫卻不失溫柔的在他們的眼前輕輕划過,他們像是徜徉在流星的霏霏細雨中,手拉手肩並肩地欣賞着太空中壯美的景色。

臨峰頭腦眩暈、眼睛迷離,情緒卻非常興奮,他握着身邊愛人的小手,看着似乎揮揮手就能摘下的星辰,叫道:「曉峰,曉峰,此時此刻我真想為你跳一段『雨中曲』啊!」

曉峰輕叫道:「跳啊?你跳啊?想跳為什麼不跳?」

臨峰鬆開曉峰溫潤的小手,在太空中霏霏的流星細雨中,回憶着『雨中曲』中男主人公的動作,在雨中漫步、旋轉、跳躍,他時而輕拖舞步、時而癲狂旋轉,英姿勃發而旁若無人,看着眼前愛人朦朧的眼神中閃動着脈脈溫情,他的心中似乎是點燃了一堆篝火,沒有任何的東西能夠熄滅他的熱情。

曉峰『咯咯』歡笑道:『瞧你那樣兒,像個大黑瞎子,張牙舞爪的。』說罷撲進他的懷中,閉着眼輕輕地叫道:「黑瞎子、大黑瞎子!」臨峰摟着她的纖腰,只覺的此生此世、生生世世,他再也不會跟她分開了。

突然間,一縷細細的樂聲傳進他的耳朵,他驀然睜開眼睛,叫道:『曉峰,你聽到音樂聲了么?』

曉峰正心神俱醉,鼻子『哼』了兩下道:「音樂?什麼音樂?」

臨峰的耳朵雷達一樣尋找着音樂的方向,叫道:「笛子獨奏,你聽!笛子獨奏,《姑蘇行》。」

曉峰呢喃地說道:「《姑蘇行》?我最喜歡的音樂。」說罷睜開了眼睛。「臨峰,《姑蘇行》,正是《姑蘇行》,這是哪裡傳來的?」曉峰歡快的叫道,側耳尋找音樂聲傳來的方向。

「正南,音樂聲在正南!」臨峰叫道,拉着曉峰的手,向正南奔去。

嚴格意義上講,他們的神志還算是清醒,也能夠對話和分辨音樂的方向,但是他們的狀態其實還是像在夢中一樣,不能夠清醒縝密地分析身邊發生的事。至少他們沒有對身邊發生的這種超自然現象產生驚異,如果是真正清醒的狀態中,他們一定會問一個問題:『流星雨中漫遊,這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是清醒的狀態中,他們甚至可能會感到恐懼,這種超自然的景象是神仙還是魔鬼施法創造的?他們甚至會膜拜、祈禱,讓自己早些清醒,免得在幻境中迷失自己。

流星雨時疏時密,拖着金色、紅色、深藍色、綠色和黃色的尾跡在他們身邊滑過,像是神靈在宇宙太空中,施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煙花,而他們就在煙花燦然綻放的中心遨遊着。

他們一邊欣賞着壯美夢幻的流星雨,一邊循着耳邊那細細的笛音,尋找着笛音的出處。

突然間,像是鏡頭切換一樣,他們停步在一顆湖綠色的星球上,放眼望去,這顆星球乃是一片汪洋,不!說汪洋還不是很準確,應該說這顆星球是被一片汪洋般的淺綠色湖水覆蓋著,他們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任何一塊陸地,目中所見都是淺綠色的湖水,隨着微風吹過,湖水蕩漾着細細的波紋,就連空氣都是那種淡淡的綠色的,水天相映,滿眼都是淡淡的夢幻般的綠。

微風都像是帶着淡淡的綠,清新地吹過一望無際的水面,淡綠色的波紋閃動着粼粼的光。

笛聲漸漸清晰了,伴隨着淡綠色的微風,從淡綠色的湖面上一縷縷地傳了過來,本就清、婉、純、真的笛音經過了水面的過濾,似乎是更加清婉純真了,讓臨峰和曉峰心神俱醉。

地平線的遠處,光芒似乎越來越盛了,天邊透出的一抹光把湖水映出一片銀白,像是淡綠的鱗波中灑上了一抹銀。

那抹銀色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突然間,一彎銀色的月牙跳出了地平線,佔據了湖面二分之一的天空。

笛音愈加清晰,彷彿吹笛人就近在咫尺,就在他們的耳邊吹動着婉轉的樂曲,那月牙彷彿也想聽清那清婉純真的笛音,不一會就跳出了地平線。這情景比起地球上八月十五的夜晚更加科幻引人遐思,淡綠色的天空中懸掛着一盞金黃的圓月,還是一顆近在咫尺佔據了四分之一天空的圓月,臨峰和曉峰只覺得天上的圓月似乎就近在眼前,只需要輕輕的跳動一下,就可以跳到月亮上邊去。

這顆月亮似乎也感知到了氣氛的柔美,光芒一點兒也不刺眼,就像一位善解人意的仙人在可以控制着她的光輝,在銀輝中摻雜着一點點淡淡的金光,發出一種柔和的暖光。

臨峰抓着曉峰的手,曉峰非常激動,小手也緊緊地抓着臨峰的手,這對情侶似乎能從對方溫熱的手心裏感知到對方的驚喜。

湖綠色的星球和升起『月亮』似乎是一對雙星結構,體積相差不太大,湖面上升起的『月亮』佔據了綠水星球近四分之一的天空,柔和的暖光照耀着淡綠色的湖水,在波光中灑下了一抹金鱗。

淡綠色的水面上倒映出淡金色暖光的銀盤,天上水中兩輪明月交相輝映。

笛音更加婉轉了,繞樑餘音划過水面,銀月的淡金色光芒中似是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白點,那白點初似針尖,漸漸大如雞卵,臨峰仔細的盯着那白點,像是一個人影。曉峰在他耳邊輕叫道:「是人,那是一個人!」

白點越來越大,越來越近,隨着笛音曼妙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