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問錄》[天問錄] - 第5章 奮戰的孤軍

悠悠轉醒,我晃了晃發沉的腦袋,仍然感覺到一陣眩暈和無力。這到底是多少伏特的電壓啊?難道真的是皮卡丘本丘?皮卡思?

無語地搖搖頭,努力地睜開雙眼,入眼,仍然是剛才樓梯的拐角,但是周圍已經沒有其他人了,而且窗戶外面的天,也已經變黑了。

我坐在地上,背靠着牆壁。「呵,這小妮子,想啥呢?非得把我整暈了。」抱着最後一絲僥倖心理,我伸手摸向了口袋裡的「金屬塊」,果然,不在了。

「奇怪的人天天都有,倒霉的事卻總是讓我碰上。」隨後我慢慢地扶着牆壁站起來,看了看四周,裝作沒站穩,又蹲了下去,順便用手拉了一下靴子的邊緣,「還好,還在。」心中瞬間踏實了很多。

我站起身來,慢慢地往女生宿舍走去。要找到故事的答案,必須從故事開始的地方尋找答案。

是的,你們沒猜錯,東西還在。從姐姐「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以後,對於身邊的所有人,我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在把姐姐找回來之前,我不願也不能就這樣白白丟掉自己的性命。

剛開始拿到手機的時候,我就猜想。既然都說了,我和唐思是所謂的「測試者」,為什麼不能當著我們兩個人的面一起解說測試規則,而非要用各自的手機分別安排?第一層猜測,這可能應該不是一個組隊任務,我們有很大的可能,會收到指令分開行動,所以需要遠程指導。第二層猜測,便是他布置給我和唐思的任務可能是不同的。第三層猜測,他既然可能利用手機分別給我們布置任務,那麼會不會有可能給我們布置過程和目的完全相反的任務?甚至是對抗任務?最後就是一個已經變成事實的猜測,唐思如果和我接到了完全不同的任務,甚至是對抗任務,會不會為了自己,而對我下手?或者,想要爭奪我的那塊「破石頭」?

「果然,不能用人性,去考驗人心啊。」我自嘲的同時,已經來到了教學樓的外面,抬頭望去,周圍竟然一個人影都沒有。就連樓邊的路燈,也顯得十分昏暗。

我不是才睡了一會兒嗎?怎麼就天黑了?幾點了?我疑惑地打開了手機,只見天藍色的顯示屏上赫然寫着藍星曆2008年,11月2號下午3點10分。怎麼?我居然昏睡過去將近4個小時?皮卡丘的威力這麼厲害嗎?

不過,只要那塊金屬結構還在我這裡,我就還有機會。顧不上周圍的異樣,我放開手腳,開始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跑了起來。

「哇呀呀,痛痛痛……」剛跑起來,就感覺腳上傳來一陣疼痛,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已經不是早上的運動鞋了,而是那雙高跟鞋。「可惡,完全忘記了。」齜牙咧嘴間,我乾脆脫了那雙高跟鞋,收拾好金屬結構,赤足在路上奔跑起來。

周圍是不是安靜得有點過分了……顧不上那麼多,繼續前行,可就在接近女生宿舍的拐角處,我就被一陣異樣的香味吸引了。

「這……這是?食物的味道?」摸了摸有點餓的肚子,我尋着香味,居然發現在樓梯口的拐角處有一個人蹲在那裡,面前居然架着一口鍋,鍋裏面不知道在煮些什麼,香氣四溢。

「有意思,居然能在這裡遇到一個可愛的小姐姐。」跟着聲音走近才發現,是一個背對着我的男人,油亮鋥光的大腦門在火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一身白色的長袍上滿是各色的污漬,然而在湊近火光的烘烤中,居然散發出一股奇怪的濃烈香味。

「餓了就過來吃吧,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男人手上拿着一根長柄的東西,在鍋里攪動着。誘人而充滿活力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大腦在那一刻,彷彿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坐在了他的身邊,手上還拿着一個不算特別乾淨的木碗。

「喏,新鮮出爐的肉糜羹。」我不自覺地舔了舔嘴唇,光頭男人攪動長柄勺子給我盛了滿滿一碗。我這才想起來看向他:憨厚耿直的面龐,堅毅果敢的膚色,特別認真的眼睛透露出一股不同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穩重。

「要蒸騰,就吃口肉。要湮滅,就喝口羹。」他沖我笑了笑,「早點回去吧,應該有人還在等着你。」說著,就用眼神示意我儘快做出選擇。

「不好意思,我。」我猶豫地放下了手中的木碗,問出了一直藏在心裏的疑問,「我想問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呀?還有,我怎麼會來這裡?」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光頭男子也吃驚地看着我,「你不是從藍星過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