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王妃》[天價王妃] - 第10章 九王爺

蘇媛本想着這回定是無處可逃,卻突聞一道聲音,知道是有人來了,她驚喜地睜開雙眸,向聲源處望去。

牆角慢慢轉出一襲淡紫色身影,紫影頭上戴着束髮嵌寶紫金冠,微仰着頭,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這是怎麼回事?」他重複一遍,聲音中的興味少了幾分。

逼近蘇媛的不明男人朝着來人晃了晃刀子,厲聲道:「小子,別多管閑事!」

紫衣男子笑了笑,帶着些放蕩不羈,喉音慵懶,「小爺我偏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閑事嘛,小爺管定了。」說著,對蘇媛魅惑一笑。

蘇媛咬了咬唇瓣。

「嗯?你有意見?」望向男人的笑依舊漫不經心,卻使人感到一股寒意。

紫衣男子還站着,他的肩沒有移,臂沒有舉,彷彿連指尖都沒有動。

可是當最後一個字的尾音落下時,他整個人像是燕子般飛了起來,蘇媛方才眨眼,他就來到男人的身後。

「啊!」男人驚呼,他已踢中男人下懷。

男人疾退兩步,接着舉刀向紫衣砍來。

紫衣並不慌張,他手腕一番,手中的小刀脫手而出,宛如一道疾光,射進了男人的大腿,男人慘叫一聲,身子朝後面倒去。

男人兇狠地怒視紫衣,不理會傷勢,再一次朝他攻去。

「想活命?滾!」紫衣喝道,隨即身子躍起,猶似飛鳥般撲到,雙掌齊出,打在男人胸脯上,他不想致其死地,只用了三成功力,男人身形一顫,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滾!」紫衣男子不耐煩地催促道,男人勉強支撐着身子,跌跌撞撞地逃跑。

在這生死關頭,蘇媛的確驚怕,好容易鬆了口氣,感謝老天爺,看來自己命不該亡。

紫衣看着她出神發獃,心想這姑娘不會被嚇傻了吧,「喂!」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全然沒有剛才打鬥時的狠絕。

「嗯?」蘇媛回過神,疑惑地望向他「什麼事?」

「喂,你這女人有沒有良心啊?小爺我救你一命,你居然連聲謝謝都不說。看來還真是我多管閑事了!」紫衣哼了一聲,氣呼呼地盯着她。

蘇媛一愣,江湖上助人為樂的大俠都是要求別人道謝的嗎?於是她頗為無奈地說:「謝謝大俠出手相救。」

紫衣聽聞,搖搖頭,「不行不行,一點誠意都沒有。」

「那你還想怎樣?」蘇媛白了他一眼。真是的,這個男人怎麼這麼麻煩。不會讓自己以身相許吧?哈哈哈,蘇媛可以想像到他和陳少軒打起來的樣子。

「你傻笑什麼?是不是看小爺我玉樹臨風,想要嫁給我?」紫衣一揚眉,春風滿面地看着蘇媛。

蘇媛瞪他,從未見過這麼自戀的人,還猜到自己心中所想。不過她可沒有那個閒情逸緻和紫衣繼續逗留下去,她抬腳準備離開。

「哎,姑娘別走啊。」紫衣急忙攔住她,「我救了你,你請我吃頓飯,不過分吧?」他勾唇,笑意甚濃。

蘇媛心中不大樂意,好像紫衣是什麼壞人,而且看他一副不正經的模樣,倒真真像極了小痞子。

可是……怎麼說人家也救了自己一命,如果拒絕的話不太厚道吧。不就吃一頓飯而已,也沒什麼。蘇媛頗為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一家酒樓,飯菜不錯,酒也是一絕!」紫衣好像來了興緻,兩眼放光,一副要把蘇媛吃窮的模樣。

蘇媛有些心疼地摸了摸荷包,「走吧。」她嘆了口氣,唉,認栽咯。

他們來到紅塵酒樓,樓內燈火通明,有歌姬彈奏着淡雅宜人的古琴,檀香輕揚,琴聲裊裊在廳中回蕩着。紫衣似乎熟門熟路,小二見了他立刻迎他到了樓上雅間。

「我常來這裡。」紫衣解釋道,「所以他們清楚我的習慣和喜好。」

不一會兒,上來幾壺寡淡的酒,久吃不厭的醬牛肉,還有形形**的各種菜肴。什麼八寶野鴨,蓮葉羹,甚至如意糕他就點了好幾份。

蘇媛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這個男人這麼能吃?是故意地整自己吧?於是怒氣沖沖地瞪着紫衣。

「琥珀杯中物,雕花椅上人。」紫衣手端着華麗的酒盞,望向身旁的蘇媛,彎了彎眸,一飲而盡。

「你怎麼不吃?」他見蘇媛傻坐在那,未動筷子,於是出聲詢問。

蘇媛哪裡有心思吃東西!她心中的小九九正盤算着這頓大餐要多少銀子。蘇媛委屈!

「不相信我嗎?快嘗嘗,味道不錯的。」紫衣一臉得意地望着蘇媛,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蘇媛顫抖着伸出手,夾了一道醬牛肉,咀嚼片刻。嗯……濃而不膩,味濃香醇,鹽足油重,好像還真的不錯。她忍不住讚歎一句。哎,反正錢都花了,可不能虧待自己的肚子。蘇媛又夾起水晶小籠包,小籠包一個個白生生,皮薄薄的,裏面好像有一包汁水在。光是看着它,聞着它的香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