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一萬種寶物》[天降一萬種寶物] - 3.聚寶盆與葯

報警抓人,法庭審判,一系列流程走到最後,蘇夏得到的判決是強姦未遂,判刑六年半。

這個判決結果,如同天雷一樣。

他有想過當庭翻供,但那個房產商托律師警告他,如果翻供,就是做假證,包庇罪犯,同謀。數罪併罰,刑期也不會少多少。

倘若他願意一直頂下去,房產商願意再給他父親交十萬元醫療費,並且讓律師儘可能幫他縮減刑期。

威逼利誘下,年僅二十歲,剛上大二的蘇夏根本無力抵抗,只能在沉默中走入監獄。

那個房產商也沒有食言,確實幫他父親多交了十萬元醫療費,並且律師最後據理力爭,把刑期減為四年零三個月。

然而,父親最終還是因為病情太過嚴重,缺少後續治療費用,最終死去。

死的時候,蘇夏連見他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包括安葬,都是居委會變賣家中物品才勉強湊齊的。

這件事對寧楚君,對江詩薇來說,都是人生一大污點,對蘇夏也是一樣。

偏偏他還不能告訴任何人,哪怕為了救父親才替人頂罪又如何?哪怕那天其實是他救了江詩薇,否則這個女孩早就被人玷污清白又如何?

沒有人會同情他!

江詩薇越表現出對他的憤恨,蘇夏心裏就愈發的痛苦。

放棄良知,沒有換來父親的活命。

放棄尊嚴,也沒有換來江詩薇的原諒。

地上破碎的支票,代表了蘇夏最後的努力。

看着淚流滿面的江詩薇,他低聲道: ”對不起…… ”

江詩薇一把抓起吧台上的電話,砸在蘇夏的腦袋上: ”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滾! ”

鮮血從額頭流下,染紅了半邊臉頰,也染紅了衣裳。明明是紅色的鮮血,卻讓蘇夏感覺渾身發冷。這股冷意,甚至冷到了骨子裡,冷到了心裏。

”對不起…… ”顫抖着嘴唇,再次說出這三個字後,他轉身離開了旅館。至於地上的支票,他沒有再管。

在江詩薇看來,蘇夏所說的對不起三個字,是對當年欺負她做出的道歉。可實際上,蘇夏是想為沒有告訴她真相,辜負了這位鄰家姐姐信任而表示歉意。

離開了旅館,他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天空中的陰雲已經累積到足夠多的地步,瓢盆大雨落下,如石頭一樣砸在身上,鮮血迅速被雨水淹沒。

當他走到距離家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前方突然 ”轟隆隆 ”一陣響。

一道閃電當空劈過,那搖搖欲墜的危房,終於再也承受不住大自然的威勢,徹底垮塌。

聽到這巨大響聲,不少人都從窗戶或者門口探頭往外看。

不知道為什麼,江詩薇心裏,也莫名有些驚慌。她遵循着本能,走到旅館門口。

未乾的淚痕,仍然掛在臉上,大雨模糊的視線,卻還是可以看到街頭那已經成了廢墟的房屋。

而在房屋前,一個渺小的人影站在那裡。

他的身影顯得如此卑微,顯得如此孤獨。

難以言語的孤寂感,讓江詩薇心裏忽然有些慌。

她是一個善良又容易心軟的女人,蘇夏如今的情況,實在太凄慘了。凄慘到讓她覺得,四年前發生的事情,也許只是一個年輕人情至深處,又或者被**沖昏頭腦做出的傻事。

四年過去了,自己是否對他太過心狠?

可是,想想自己的清白之軀險些被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男孩無故玷污,江詩薇心裏的怒火,就再也抑制不住。

她承認,自己曾經對這個蘇氏集團的一份子有過好感。倘若當初蘇夏說點花言巧語,她也未必不會願意獻身。

你為什麼要用強呢?

想到這,江詩薇心裏剛冒出來的一點點同情心,立刻像雨中街道的灰塵一樣,被沖刷的乾乾淨淨。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為什麼要同情他!

他如今這般落魄,是咎由自取!是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