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一萬種寶物》[天降一萬種寶物] - 10.蘇夏瘋了

從網吧捐款回來後,蘇夏身上就只有做押金的五塊錢了。

去掉一塊五的網費,還有三塊五毛錢。

好在這個時代的饅頭不算太值錢,花一塊錢就能買倆。

用兩個饅頭應付了一天,在廢墟中躺了一夜,凌晨時分,蘇夏便拿着從廢墟中找到的一個小玻璃瓶接露水去了。

如今城市發展的越來越好,對於綠植的種植也越來越多,四周隨處可見各類花朵。

哪怕是等待拆遷的老街區,周邊馬路也依然種了不少普通花。

拿着小玻璃瓶,蘇夏蹲在馬路邊,把每一種能見到的花朵露水都收集起來。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好幾天沒換了,髒兮兮的,又因為清理垃圾,帶着淡淡的臭味。

幾個環衛工人看到他時,都嚇了一跳,見他蹲在那收集露水,還以為遇到了神經病。

蘇夏也不解釋,越快收集完露水,就越早拿到五十萬。

不過這附近的花種類算不上太多,只有七八種,想收集百種,得跑去更遠的地方。

當然了,如果去花市也許能收集的更快一些,只不過想讓花市老闆同意凌晨給他開門,免費收集露水,想想也覺得不可能。

換成他是老闆,也會把提出這個請求的人當成神經病一樣趕走。

大清早的誰不睡覺啊,你又不給錢,憑啥給你行個方便?

為了儘可能的不產生遺漏,蘇夏在附近轉悠很久,還別說,真讓他又找到幾種不同的花朵。

待太陽升起,露水逐漸被蒸發,蘇夏已經收集了二十三種花瓣露水。

聽起來似乎很多,也許用不了幾天就能完成,實際上這種活越是前期就越容易。等到了後期,想多找個一兩種都很難。

眼見火辣辣的太陽把露水蒸發的乾乾淨淨,今天不可能再收集到了,蘇夏這才帶着些許惋惜,拿着玻璃瓶往回走。

凌晨打掃附近街道的環衛工人,有兩個也是住在這片街區。

她們把自己早晨所見的事情,當成笑話講給別人聽。

第一天的時候,人們還只當蘇夏是閑着無聊做些傻事,可接連幾天,都有人目睹他凌晨跑去收集露水。

漸漸的,開始有人傳言蘇夏可能瘋了。

這事,逐漸傳到江詩薇耳中。

自從母親的病被治癒後,江詩薇和郭志強走的很近,雖然彼此還沒有完全敞開心扉,確定關係,卻也有了那麼點眉目。

在江詩薇心裏,已經把郭志強當成母親的救命恩人,就沖這一點,她也不會太拒絕郭志強的熱情。

救命之恩大於天!

聽說蘇夏可能瘋了的時候,江詩薇心裏微微有些發沉。

哪怕她曾對蘇夏無比怨恨,可現在,當生活重新變好起來後,容易心軟的她,心中怨恨也消減了許多。

不說同情蘇夏的悲慘,起碼想到曾經的過往,不希望仇恨永遠伴隨自己一生。

直到數天後,江詩薇和郭志強去醫院看過母親,被他送回來的時候,在廢墟上,看到了坐在那對着玻璃瓶傻笑的蘇夏。

真的瘋了嗎?

江詩薇略微猶豫了下,還是讓郭志強停車。

下了車之後,她看向蘇夏,喊了一聲。

聽到江詩薇的聲音,蘇夏頗為意外的看過來。原本以為,江詩薇這輩子都不會主動和他開口說話呢。

拿着瓶子從廢墟上下來,蘇夏瞥了眼從主駕駛那邊走過來的郭志強,然後回應道: ”詩薇姐。 ”

江詩薇沒有說話,而是仔細打量着蘇夏,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瘋了。

可僅僅從表情,完全看不出來。

看了眼蘇夏手裡的瓶子,她問: ”你手上拿的什麼? ”

”這個啊?百花露。 ”蘇夏很老實的回答說。

”百花露?幹什麼用的? ”江詩薇不解的問。

蘇夏愣了下,是啊,幹什麼用的?

這是聚寶盆發佈的任務,他哪知道幹什麼用的,也許聚寶盆渴了?

看到蘇夏發愣,江詩薇心中的憎恨愈發少了幾分。

在她看來,蘇夏就算沒瘋,也快到精神崩潰的邊緣了。否則的話,怎麼會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清楚呢。

”薇薇,他是? ”一旁的郭志強忍不住問,他已經把江詩薇視作自己的女朋友,自然不希望她和別的男人再有牽扯。何況論年齡,自己比江詩薇大很多,反倒蘇夏和江詩薇年齡相仿。

”他是我鄰居。 ”江詩薇簡單的說道,並沒有把蘇夏曾經干過的 ”好事 ”說出來。這事郭志強還不知道,江詩薇也不想輕易破壞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沒有哪個女人,會喜歡把差點被人強姦的破事掛在嘴邊。

深吸一口氣後,看在蘇夏眼中尚有幾分清醒,江詩薇開口道: ”不管你現在到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