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志》[天帝志] - 第7章 凌霄子

「客觀住店還是打尖兒呀?」

「住店,飯食等會兒送過來吧。」

「好嘞,住店一位,二樓五號房,您請。」

兜兜轉轉一圈,林昊才發現一家比較正常的客棧,剛才進了好幾家裝飾不錯的店,直接被那一夜白兩的價錢勸退了,身上總共才多少錢,這住一晚的價格都夠平民百姓半年的開銷了。

看着眼前這樸實無華的房間,林昊也不在乎,又叫店小二送了一桶洗澡水上來,一場美妙的沐浴開始在屋中上演。

洗完澡吃飽喝足,林大公子出門去了,他想去街上看看能不能淘到什麼值錢的物件,走過一個又一個地攤,林昊都沒有瞅見什麼比較稀罕的物件。

「這位小哥,老夫觀你中庭飽滿,面露財錦,不日將有機緣降臨,我有一手鐲,可幫你闊寬機緣,別人我還不賣的。」站在一個攤位前,面前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頭開始了他的忽悠。

本來林昊看這老頭挺象個什麼大人物的,沒想到一開口就打了林大公子的臉,什麼仙風道骨,簡直就一騙子加神棍,林昊轉頭就走。

摸了摸腰間的長劍,這可是一個警示,剛進城時被人忽悠着花了五十兩買了一把廢劍,可不能再被忽悠了。

這一路上就算那些攤販嘴裏說出花兒來了,林昊也不管。

「買那尊小鼎。」

「誰?」

就在林昊又走過一個攤位時腦海里出現了一道聲音讓他去買那尊鼎,但是左看右看也看不到是誰在說話。

「別看了,先去買了再說。」

帶着懷疑的想法林昊走到攤位前問了問鼎的價格,嘶,五百兩,身上總共五百三十兩銀子,真要買?

「買不買,不買就走,別擋路。」見林昊遲遲不買,攤販直接開始攆人了,主要是林昊這一身粗布武士服一看就不是有錢人。

「買!」在腦袋裡那個聲音不斷的催促下林昊還是買了,只不過看着癟癟的荷包,林昊發誓如果小鼎沒用,一定要把這個聲音的主人打個半死。

「來,您拿好,一經出手概不退換。」

剛還一臉嫌棄的攤販立馬就變臉了,攤販倒是笑嘻嘻的了,林昊可臉黑的和碳一樣,心裏直想真是個人才。

回到客棧的林昊把小鼎放在桌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就希望能突然出現個什麼。

「別看了,再看也看不出個花來。」

「誰?你在哪?」林昊警惕的目光掃過房間,以為那個人跟了回來,但是房間內一覽無餘,也沒個藏人地方。

「等一下再告訴你我在哪,你先把小鼎扔到火里,之後你就會知道這個鼎是幹嘛的了。」

這個聽不出男女的,懶洋洋的聲音又出現了,林昊最終還是相信了,能不信嘛,買都買回來了,不試試那不就真的把錢扔了嘛。

又叫小二端了一盆炭火上來,小二看傻子一樣的眼神下給了一兩銀子當小費小二才眉開目笑的走開。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將小鼎放進火盆,林昊就坐在火盆旁目不轉睛的看着他那全部的家當。

「單車是什麼?摩托?」

「現在你該說說你是誰,在哪了吧。」

沒理會前面的問題,林昊直接詢問這個聲音的來歷。

「我在你手上的真龍戒指裏面啊,你不會這麼久了都沒有感覺到我的存在吧。」

啊?

林昊立馬將戒指取下放在桌子上,隨時準備給一道奔雷掌。

「別激動別激動,有話好好說。」看着林昊要動手的架勢,那道聲音立馬就慫了。

之後林昊才了解到這個聲音的來歷。

這個聲音是一縷殘魂發出的,殘魂就附着在戒指上,要是林昊一巴掌下去那就直接魂飛魄散的連渣都不剩了。

殘魂是戒指的上一任主人——凌霄子,因為被仇家圍攻,不得已自爆了,自爆後留下一縷殘魂躲進戒指,在自爆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