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志》[天帝志] - 第5章 冰晶雪蓮

修鍊無時間,一晃就到了第二天早晨。

「開門,該掏錢啦,喂!別裝沒聽到,喂!」

一個長的還算帥氣的少年站在一座別院前使勁的拍門,而門裏面的人就是不應聲,就在林昊準備認栽離開的時候門開了。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美的妖艷的臉龐。

「我餓了,你去買點菜回來做飯,飯好了叫我,我再去,哈~~~回來給你報銷。」

打了個呵欠後南宮雁又回到房間睡覺去了。

「你想得美,還我給你做飯,自己不會做咋滴,那錢我不要了,呸。」氣不打一處來,林昊直接撂挑子不幹了。

半個時辰後…

「守護者大人,開飯啦!」

端着三菜一湯,林昊喊着南宮雁出來吃飯。沒辦法,做個飯能把錢拿回來,何樂而不為呢?

想想剛才林昊的正義凌然,他自己都會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寧彎不折。

「喲,飯這麼快就做好啦,我先嘗嘗先。」守護者大人大馬金刀的坐在石凳上完全不顧淑女形象的幹着飯。

「守護者大人吶,您看那棵樹,想不想我昨天的工錢吶!」

「唔?吃完給你。」

說完就不理林昊繼續吃起來,至於說的什麼,就看林大公子的閱讀理解能力嘍。

兩刻鐘後南宮雁擦了擦嘴:「小咂,你飯燒的不錯啊,有沒有興趣給我做半年的飯?好處少不了你的。」

「不幹,你先把昨天的掏了再說。」林昊看都不看南宮雁,憋着嘴埋怨着。

「給,一百兩的銀票,誒,先別急,這半年的飯?」

「好說好說,每天早晚兩頓,嘿嘿。」

剛拿到銀票,想了想又說道:「半年,得加錢。」

不等南宮雁說話,林昊便躥出院子,拿着那一百兩的銀票,生怕自己飛走,緊緊的壓在內襯裡的腰帶位置。

「下午的飯記得來做,不送。」說完南宮雁又回到屋裡沉沉睡去,至於林昊聽沒聽到,那就不知道嘍。

我是不是得去把那頭黑犀王給解決了?要不然我道心不穩吶。

想着想着林昊就奔向黑犀王的地方,要是葯老在,怕不是在想,道心個屁,純粹的因為黑犀王的皮值五十兩。

這次林昊輕車熟路的來到了黑犀王的山洞,剛到就看見了黑犀王,黑犀王正在死去兒子身邊趴着,看的林昊都心有不忍了。

瞅了瞅四周,確定周邊只有黑犀王,林昊直接一個箭步奔向黑犀王,不等黑犀王反應過來就是一刀,這一刀才僅僅劃破了黑犀王脖子上的一層皮,深度也就一寸左右。

看見眼前這個仇人,黑犀王不管脖子上的傷口,直接撞向林昊。

看到黑犀王被自己劈了一刀居然沒事,心裏暗暗慶幸,上次幸好跑了,硬上肯定就交代到這了。

林昊又開啟了游斗模式,東跑西躥的,時不時的找機會給一刀,自己倒是沒事,倒是把黑犀王氣的差點內出血。

打了將近一個時辰,周邊的數目都被嚯嚯的差不多了,黑犀王最後在林昊一招偷襲版的奔雷掌下後才倒下。

見黑犀王倒下,林昊也趕快盤腿坐下恢復元氣,因為他記得還有一頭母黑犀。其實林昊不知道,木黑犀在自己兒子死後就已經鬱鬱而終,雖然有點匪夷所思,但的確是這麼個情況。

恢復了一會兒,林昊又掏出那把殺豬刀,最終完美的將黑犀王的皮剝下。

這次不僅將皮帶走,甚至把整個黑犀王也帶走了,用林昊的話來講就是,我有戒指我任性。

轉身準備離開,剛走了沒兩步,突然想起黑犀王還有個洞穴,按正常情況,洞內應該有寶貝,想到這林昊毫不猶豫的溜進洞穴,別說,這洞還挺大。

走了一會兒,林昊聞見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又拐了一個彎,一株雪蓮形狀的花出現在林昊的視線里。

「嘿嘿,果然有寶貝,這是什麼花啊?不管了先拿走再說。」

隨着林昊的一陣笑聲,花柱應聲而斷,只剩下一點點根還在地下,還不等欣賞這朵花,從花瓣開始,整朵花迅速的變成了一灘透明的液體被林昊端在手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