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志》[天帝志] - 第10章 國試結束

來到試場里得看台上後林昊找了個不顯眼的地方坐下,看着場上那些人的打鬥突然感覺這些人怎麼這麼弱,武技用不了兩下就真氣見底,主要就是肉搏。

看了一會兒後林昊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這是哪?」

「大帝!你終於歸來了!」

林昊出現在一座山峰之上,一位身着白衣,臉上還有一道傷痕的老者突然出現在林昊面前,這可着實把林昊嚇了一跳,莫名其妙冒個人出來,而且自己不是正在看打架么。

「你是誰啊?」

「大帝!你終於回來了!」

「呃……咱能換句話嗎?」

「大帝…」

「我…」

定睛一看林昊感覺這個老頭十分的眼熟,好像夢見過他,但是不管林昊說什麼這老者就只把這一句話掛在嘴上,這徹底把林昊給整不會了,就在林昊想要給那老者一拳的時候卻醒來了,原來是該他上場了。

「五百三十號林昊,三百一十號孟姜,速到一號擂台!」

「五百三十號林昊,三百一十號孟姜,速到一號擂台!」

不知不覺居然已經輪到他了,真快,這夢可真神奇,就像穿越一樣,一步一步的朝着擂台走去。

「你小子能不能快點,啊?」

「急什麼,趕着飛出去嗎?」

林昊剛一登台對面那名叫孟姜的人便很是不滿,仔細一看,誒,這貨居然就是昨天罵林昊鄉巴佬然後被林昊踹了一腳的那貨,區區十五靈泉也敢如此猖狂。

這一下林昊可來興趣了,錘死他還不用負責。

「準備~開始!」

嘭!

啊~~

「比賽…結束?」

裁判剛喊開始就看見林昊一個詭異的步伐如風一樣躥向孟姜,然後一道奔雷掌直接將沒反應過來的孟姜打飛出去,落地的孟姜還在被奔雷掌的雷電之力電的一抽一抽的,最終在裁判很是不確定的宣布中林昊離開擂台。

今天沒他啥事了,明天再來參加第二輪淘汰賽,找到宮戰幾人便離開了校武場。

「林公子,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啊,突然就躥了出去,然後那傢伙就飛了。」

宮鈴兒和翠兒兩個人都很是好奇的看向林昊。

「這個嘛…」

「鈴兒翠兒!不得無禮,怎麼能隨便問別人的武技。」

還不等林昊解釋呢就被宮戰給打斷掉,因為在以武為尊的世界擅自詢問別人的底蘊是很不禮貌的事情,不過林昊不在意這些,這兩天他也看出來宮家人心都不壞,或者說心壞還能過的如此艱難?

「沒事的宮叔,我那是隨風步,打他的叫奔雷掌,那傢伙明顯非常高傲,出其不意便能將他打敗。」

聽過到林昊的話語宮鈴兒和翠兒聽不懂,但是宮戰明白,看林昊的眼神明顯透出一絲的欣賞,對戰是找到敵人缺點加以利用,不錯。

回到宮府的幾人還是像往常一樣,一個酒蒙子加三個茶水仔。

時間一晃就來到比賽的最後一天,這幾天里林昊可謂是過關斬將,主要是那些象牙塔里長大的孩子門都沒有多強的對戰經驗,林昊可謂是一掌一個小盆友,雖說也有幾個厲害的,但林昊沒和他們對上。

不過最值得林昊回憶的是一個名為柳霜兒的女子,有一場就是她和林昊的對戰,着實把林昊搞得狼狽。

那柳霜兒是一名冰系術師,屬於水系的變異屬性,剛上場時林昊便被她那手拿法杖腰挎寶劍的模樣給整蒙了,不明白對方到底是術師還是戰士,等開打的時候林昊就知道了。

一開打柳霜兒就釋放出三階法術冰封大地,隨後就和林昊開始了近身戰,時不時的還來兩支冰箭,剛一開始林昊就被打蒙了,要不是柳霜兒境界比較低只有五靈泉,林昊肯定就敗北了。

直到現在林昊都還在回味那場戰鬥。

感受到有人看自己,柳霜兒順着目光看了過去,被柳霜兒看到林昊尷尬的招手笑了笑,沒想到人理都不理的把頭別了過去。

有點尷尬啊~

「今天是國試的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今天將決出最終的排名,現在請最後四人上場。」

嗖!

嗖!

嗖!

話音落下就聽見三道破空聲,人到身影落在了擂台之上,還有一個人正順着台階往擂台上爬呢。

這個人就是咱林大公子,在萬眾矚目中臉不紅氣不喘的爬着台階。

「你能不能能快點,磨磨唧唧的,哼!」

「急什麼,台階不就是給人走的嘛。」

毫不猶豫的懟回那個嫌他慢的人,這次的裁判不再是普通的裁判了,而是那個第一天出現後就再沒見過的光頭大漢,看着他的肌肉林昊緩緩的咽了一口口水。

被打一拳應該很慘吧。

「今天的規則是輪流戰,四人兩對戰,決出名次,抽籤把。」

等光頭大漢說完規則後林昊幾人上前抽籤,林昊抽到的對手是那名背着劍的傢伙。

之前看過他的對戰,別看人長相清秀像個女子,其實他的劍很快,他的對手都是因反應不及時而打下擂台的。

兩兩對戰是同時開始的,另一邊已經打起來了林浩這邊還在站着不動。

「問劍山莊唐無心。」

「額,林昊。」

唐無心上來就自報家門,而林昊卻不知道報什麼名號,最後就報了一個名字。

「小心了!」

話音落下唐無心的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