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寵:合租糙漢又凶又壞》[甜寵:合租糙漢又凶又壞] - 第1章 要債

「問你話呢,到底什麼時候能還錢!」話音剛落,緊接着就是玻璃制的東西砸在地上,裂成碎片的聲音。

染着黃色頭髮的男人一腳踹上去,已經來了快一個小時,連一半的錢都沒要到,竟他娘的浪費時間。

「我告訴你,咱們哥幾個可是很忙的。」他說著一把攥着曾濤的衣領子,往前面甩過去,正好扔到一個穿着黑色靴子男人的腳下。

「看見沒,這是嚴哥,一會他要是動起手來,你這後半輩子算是廢了。」

曾濤聞言,戰戰兢兢地抬頭看了一眼翹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嚴哥,我是真沒錢了,您也看到了,我自己生活都是問題.」他嘴唇嚇的變成了慘白色,就連牙齒也不停哆嗦着:「而且、而且要是有錢早都拿給你們了是不是?!」

曾濤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住面前男人的褲腿,他早已被揍得鼻青臉腫,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鼻血橫流。

要是再被打下去,他今天估計都要交代在這兒了。

「滾。」

嚴測嫌棄地看着地上的男人,一腳將他踹開好遠。

他站起身,在這屋裡隨意轉着。這間屋子不大,十幾平米一個單間,裏面已經被砸的爛七八糟了,門口那放了一大堆垃圾,走進了還能聞到腐臭味。

邋遢男一個。

他們剛來的時候,已經把這屋裡通通翻了個遍,連一樣值錢的都沒有。

上面已經交代了,這兩天務必要把錢要到,眼看着時間已經快要到頭了,嚴測耐心早就被磨得所剩無幾。

他邁開長腿,剛準備過去親自給曾濤一點教訓,腳上似乎踩到了一個相框。

外面的那層玻璃已經碎了,照片里的女孩穿着白色的連衣裙,站在江邊,烏黑的長髮被吹的飄起一點,側過頭衝著鏡頭笑。

嚴測心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他舔了舔唇,真他娘的純!

他饒有興趣的將那張照片撿了起來,女孩的臉更加清晰地印在他眼中。白凈的巴掌小臉,一雙眼睛如同小鹿一樣乾淨澄澈,甜到人心裏去了。

「女朋友?」

嚴測看着那張照片,狀似隨口問了一句。

見嚴測的注意力被別的事情轉移了,曾濤臉上有驚喜之色閃過,似乎是覺得自己有救了。

他連連點頭:「是是是,這是我女朋友,在一家牛逼的廣播電台上班,一個月工資賊高,您去找她要錢,一定要得到!」

見曾濤這邊實在要不出來錢了,剛剛的黃毛男心裏有些動容,上面催得緊,不管怎樣,先把錢要到再說。

「嚴哥,你看要不我們……」

黃毛男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嚴測一腳踹過去,「冤有頭債有主,還是不是個男人了,指望着自己女人還錢??」

聽到曾濤承認照片中的女孩是自己的女朋友,嚴測心裏沒由來的一陣惱火,就這種人渣還能有女朋友,這世道是怎麼了?

*

「上車的乘客,請站穩扶好。下一站,玉橋洞站。」

公交車上的廣播剛播報完,微信就彈出了幾條消息。

明夏單手抓住扶手,有些艱難地從包里把手機翻出來,又是房東發來問什麼時候交房租的消息。

她看了一眼,重新返回到聊天頁面,三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