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見過最奇怪的女人》[她是我見過最奇怪的女人] - 第6章

丟下小桃,要好好活下去。
我也嚇得一跳,趕緊跑去告訴將軍,匆忙離開的時候,好像看見她使勁往飯菜里倒了什麼東西。
我尋思着,她也沒有毒藥,有且僅有大婚用剩下的半包葯。
我問過小桃,小桃說,沒事,吃了那種葯,睡上一覺就好了。
帶着滿腹疑惑,我如實告訴了將軍。
將軍終於來見她了,飯菜是一口沒吃,他們卻大吵了一架。
我才知道,原來她是計劃迷暈將軍,偷了他的腰牌,逃之夭夭。
將軍冷道:「我不會放你走,也不許你離開將軍府半步,你們林家罪孽深重,我要你好好活着懺悔。」
將軍果然英明。
死了一了百了,活着才最能折磨人。
她的計劃失敗,獨自生悶氣,將一桌放菜吃了一大半,然後昏睡了整整三天。
4醒來的時候,剛好是將軍的生辰宴。
將軍的生辰宴辦的很低調,也只是宴請了幾個出生入死的兄弟喝喝酒。
但是以前不是這樣冷清的,以前的生辰宴,都是辦的熱熱鬧鬧的。
那時候老將軍還未戰死沙場,大小姐還未遠去和親,老夫人也還未病逝,將軍封狼居胥,彼時少年,意氣風發。
而今,今非昔比。
推杯換盞間,多了一絲悵惘,她也是在這個時候出現。
她穿着一身紅衣,畫著精緻的妝容,沐着風月而來,像是從畫里走出來的美人。
將軍看到她的那一刻,眼眸里暗氣翻湧,怒氣清晰可辨,捏着酒杯的手收緊,彷彿下一秒,杯子就要應聲而碎。
將軍下了禁令,不許她出席。
她偏不,手裡拿着一隻簪子,有人敢攔,她就舉起簪子在她雪白的脖頸處比划著,無辜的眼神里都是挑釁。
席間,劍拔弩張,她在眾人不善的注視下,坐在了將軍身側,從容地倒了一杯酒敬將軍:「夫君,生辰快樂。」
朱唇微啟,她欲將杯酒送入口中,嫵媚得像一朵怒放的曼陀羅花。
不明物體飛速襲來,砸中她的縴手,酒杯摔在桌子上,濺在她身上。
她不驚,反而拉着將軍的手,嗔道:「夫君,幫我,擦擦。」
一聲冷哼聲咋起,司佐將軍正壓抑着滔天怒意,勉強化成鼻腔里的一聲帶着冷意的嘲諷。
司佐和將軍是過命的兄弟,當初為了護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