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中學李文水恨鐵不成鋼地》[桃源中學李文水恨鐵不成鋼地] - 第9章

們花月說聲謝謝啊?」
  「不用不用。」
花月立刻站直,擺了擺手。
  開什麼玩笑。
  哪有人說謝謝之前,還先問一問的。
  用這種語氣,不知道又打什麼主意。
  他對她,一向都是這麼壞。
  花月的視線移到少年溫柔拍着妹妹的手上,又立刻移走。
  「爸爸,我們走吧。」
她垂下眼睛,輕聲說。
  花國棟點點頭:「月月是不是困了?」
  花月點點頭。
  她倚在花國棟身側,走了很遠。
  最後到底是回頭看了一眼。
  少年依然站在那裡,身形筆直,籠着濃濃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一年,少年時期的薄宴和薄心田,處於困苦當中。
  他們不知道,在未來幾年之內,苦難只會一個接一個的找上他們。
  而薄心田,也一直沒有放棄過欺負自己。
  直到巷子中空無一人,薄宴才推開薄心田。
  他曲着手指,擦掉薄心田的眼淚,閑閑地問:「事實真是花月說的那樣?」
  薄心田沒想到他會懷疑,她彆扭地轉過臉:「她不是最老實的嗎?」
  薄宴笑了下,聲音有些涼:「哥哥可以為你擋住一切風霜,只希望你能長成一個正直的姑娘。」
  「哥你不相信我?」
薄心田眼圈一紅,不敢置信。
  薄宴眨着眼睛,唇角勾起淺淺的弧度:「信。」
  那個小姑娘那麼老實,她說事實是那樣,便就是那樣吧。
第三章 哥哥?
  桃源中學是整個荷水市的重點中學。
  花月能在這個中學,單純的要感謝家住在這個片區。
  否則,以她的成績,怕是哪個學校都不願要她。
  她也很無奈,即使以20歲的靈魂來重新學習,依然學不太會。
  而她前面的薄心田就不同了,她跟薄宴一樣,長相出色,成績次次第一,是老師眼裡乖巧、聰明、聽話的好學生。
  即使薄心田總是欺負她,老師也偏幫着薄心田。
  花月嘆了口氣,要不是舅舅在這裡當老師,其他老師,一定討厭極了她。
  「花月,站起來。」
英語老師蘇珊冷冰冰地喊。
  所有同學的視線都移到花月身上。
  她一臉茫然,她又怎麼了?
  「昨天的英語作業為什麼沒交?」
蘇珊低頭一本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