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戰神》[桃源戰神] - 第1章:轉世重修(2)

樣,你緊緊跟着我。」
師兄很關心李玄。
恩,師兄放心吧。」
李玄心中升起異樣的感覺,彷彿有人在背後看着他。
二人一踏進大門,就感覺到眼前的景色變了。
二人站在一個巨大的大廳中,都被眼前華麗的裝潢吸引了。
修真者修心,對於外界的事物要做到無欲無求,二人在修真界也算是高手了,但是看到這華麗的裝潢的時候,也生出了驚奇之心。
又有人來了,哈哈。」
一個聲音突然在周圍響起,那聲音很洪亮,李玄感覺這聲音中透露出一種滄桑、悲涼,卻有無喜無憂。
但是那聲音有包含了明顯的欣喜。
是誰?」
師兄首先發出疑問。
呵呵,你們向前走,坐到台階上的寶座上去。」
李玄感覺那聲音讓自己無法抗拒,兩人同時向那寶座上走去。
在二人坐上寶座的時候,一陣紫色光華開始閃動。
李玄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十分溫暖。
哈哈……」那聲音突然發出恐怖的大笑,終於讓我等到了。
沒想到啊。」
李玄突然發現,自己身體被一團紫色光芒包裹着向外飛去。
師兄坐立的地方突然亮起一個傳送陣。
師兄快離開那裡……啊!」
李玄突然感覺自己說不出來話了。
他的驚叫聲驚醒了還沉迷在那種母親般的溫暖的感覺中的師兄。
師兄睜看眼睛,發現一團紫色光芒正裹着師弟飛快地離去。
師弟……」他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自己被傳送走了。
紫色光芒裹着李玄,下一刻便出現在宇宙虛空之中,啊……」里玄無力的嘶喊着。
一道紫色光芒劃破了寂靜地虛空。
你是真神的使者,我們等待你的回歸。」
威嚴的聲音響徹虛空。
江明一個人走在學校的路上,正發著愁。
學校組織去野外春遊,要求每個同學都必須去。
作為一個初中生的江明,肯定也想去。
但是他卻不能去,因為他沒有錢。
出去春遊,不用說,來去車費,在外面總得吃東西。
雖然是自己帶,但是江明沒有足夠的錢買,所以他愁。
他十分想去老師辦公室,向老師說明自己不想去。
但是,他又不想面對老師那狗眼看人低的眼神。
說到這裡,不得不順便提一下江明的家庭情況。
江明出生在山區,家裡只有母親一人了,父親在江明6歲那年失蹤。
母親一人抗起家庭重擔。
11歲那年,江明帶着母親積攢了半生的錢從山裡走出來。
來到這個城市裡讀書。
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機會回去看看孤單的母親。
山裡的交通不好,從城裡回去要坐一天汽車,再走兩天山路,當年江明是跟着一個村裡的人出來的。
再說,江明也沒那多餘的錢去坐車。
從來到這個學校開始,江明的錢一直都節約再節約。
儘管這樣,還只能剛剛夠學費和生活費。
這還是因為江明有獎學金的原因。
班主任老師是個年輕的女人,長得十分好看,但是江明卻不喜歡她。
因為她不喜歡江明,甚至是討厭江明。
這其中的原因江明也是明白,自己家庭情況太差,在這個城市總是被人瞧不起。
同學們不喜歡和他交往,連老師都討厭他。
要不是他每學期都能得全校第一,班主任肯定早就不要他讀了吧。
儘管如此,他還是艱難的敲響了班主任的辦公室。
請進。」
馬老師那甜美的聲音從裏面透門而出。
江明推開門,並不進去,他不想進去,一是老師肯定不希望他進去;二是,他不喜歡老師的辦公室那種感覺。
那是一總讓人很不自然的感覺。
馬老師抬起她那漂亮的臉。
看到門口的江明後皺了下眉頭,從表情上看得出來,對江明的到來並不感到意外。
或者說,她早知道江明會來找她。
春遊是學校組織的,每個同學都必須參加。」
她沒等到江明開口,便直接說了出來。
說到必須二字的時候,語氣十分肯定,然後又不理江明。
江明還想說什麼,但是連他自己都覺得:不管自己說什麼,都不會撼動眼前的女人那鐵石一般的心腸。
臉上火辣辣地,他不知道怎麼辦,是轉身離開,還是繼續留在這裡。
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
他使勁的扯動衣角,想以此來掩蓋自己的羞愧恨奈。
同學讓讓。」
江明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一隻有力的手,把自己撥向一邊。
還來不及移動腳步,他那虛弱的身體已經和堅硬的地板接觸了。
一個高大的背影走了進去,來人是馬老師的男朋友。
呵,你怎麼來了?
也不打個電話。」
馬老師的聲音從辦公室裏面傳了出來。
江明,給我把門關上。」
後面這句話明顯是毫不客氣地命令語氣,還帶着一絲不耐煩,當然那不耐煩是對江明而言。
那一刻,依然還坐在地上的江明心徹底碎了。
心靈上的創傷遠遠大於身體上的創傷。
兩年來,他受的莫名氣一下徹底爆發出來了,但是懦弱地他卻只能用淚水來發泄自己心頭之恨。
江明盯着辦公室的老師,雙眼寫滿了仇恨。
江明,你怎麼了?
快起來,別哭了。」
一雙柔弱的手從背後拉住江明,努力地想把江明拉起來。
江明不用看也知道這是誰,從踏進這個城市開始,就只有一個人對自己有過好臉色。
那就是兩年同桌的蕭娜。
江明在蕭娜的幫助下站了起來,然後掙脫蕭娜的手,獨自一人拭着眼淚走了。
完全不顧身後蕭娜的呼喊。
在江明看來,他和蕭娜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蕭娜家裡很有錢,具體有錢到什麼程度。
對於像江明這樣的窮孩子是不敢打聽的,他也沒法打聽。
蕭娜長得很普通,甚至可以說是醜陋。
因為她臉上有一塊蠍子狀的銀斑。
因此,也常常被同學們嘲笑。
蕭娜不像其他同學那樣,對江明另眼相看。
她常常幫助江明,雖然是那麼的無力。
在蕭娜看來,她自己和江明同是被欺負的對象,所以她覺得她和江明應該團結。
好在家裡有點錢,同學都不敢太過分,老師也常常幫自己。
江明知道,也許這個世界除了母親。
就只有兩個人對自己好了:一個就是蕭娜,另一個是原來村裡的玩伴李寶山。
寶山和江明是鄰居。
寶山家是村裡唯一一戶不欺負江明母子倆的,還常常幫助江明家。
兩人自然就走得近了。
寶山不像江明,被欺負了不敢發怒,而是誰欺負他和江明,他都要討回來的。
在江明看來,寶山就是他哥哥。
江明可不敢把蕭娜想像成他姐姐,自卑的江明甚至不敢和蕭娜說話。
雖然也許在這個城市,只有蕭娜會和他說話,但是他也從來沒和蕭娜說過一句話。
蕭娜依然一直幫助着他,對此他十分感激。
江明傷心的離開辦公樓,獨自一人走進了足球場。
在這個足球場邊,有一棵很大的樹。
平時江明受了氣就爬到那樹上去獨自黯然。
在他看來,只有那裡才能容下自己的眼淚。
江明想好了,春遊的時候就帶幾個饅頭。
摸了摸兜里剩下的錢,不多了,一定要把這一年挺過去啊。
他獨自一人坐在樹上,漸漸地就睡著了。
那個一直圍繞着他的夢境又出現了:一座金色宮殿兀自立在山谷的虛空中,莊嚴、神聖,那感覺讓人禁不住要跪下來膜拜。
師兄快離開那裡……啊。」
師弟……」一道紫色光芒划過,帶起一聲無力的呼喊。
紫色光芒是從神殿裏面飛出來的。
夢境中,江明看得十分透徹,紫色光芒裏面裹着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只是那裝扮卻不像自己,太華麗了,一席火紅的道袍,隱隱述說著不平凡」三個字。
紫色神光飛進了一個美麗的星球。
仔細一看,卻是和那書上畫的地球相差無幾。
你是真神的使者,我們等待你的回歸。」
威嚴的聲音響徹虛空。
到這裡的時候,江明往往都會驚醒。
這次也不例外,依然一身冷汗。
每次做完這個夢,江明都會覺得神清氣爽。
江明對此也是不屑一顧,因為他得思葵的生活,對於夢境中的東西,他只當作是自己內心的幻想罷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