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神農(書號:13700)》[桃源小神農(書號:13700)] - 第6章:毀了她

王紅霞覺得有必要解釋這件事情,她不能任由別人誤會林風。

畢竟林風還沒有討媳婦,破壞了名聲,叫他以後怎麼辦。

「李村長,張親們,我是被張富貴逼着去藥店做了這種下作事,實在是對不住林風兄弟了,如果不是張富貴往死里折磨我,我也不可能幹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王紅霞說到這裡,解開衣領的扣子。

她的脖子以下幾乎沒有幾處完整的皮膚,一個個煙頭燙的疤痕看起來令人心裏瘮得慌。

這些全是張富貴造的孽。

其實她沒有得不孕不育症,真正有病的人是張富貴。

張富貴為了面子污衊她,每天往死里折磨她,還污衊她是個不會生蛋的母雞。

今晚對她又打又罵,如果她不配合上演仙人跳,坐實林風和她通姦的罪名,那就要弄死她全家。

起初她不肯同意,哪怕張富貴在她胸口燙了十幾個傷疤也不同意。

直到張富貴威脅要殺了她全家,並且掏出摩托車鑰匙,拎着汽油桶,準備去她娘家放火行兇,這才迫不得己答應去藥店找林風,上演了這出仙人跳。

李亞男看着傷痕纍纍的王紅霞,知道她的遭遇之後,心裏自然很同情。

「你傻啊,怎麼不向婦聯反應,不向我求助?」

李亞男望着王紅霞輕聲詰問了一句,想不明白她怎麼不提離婚。

「張富貴威脅我,如果敢提離婚,就殺了我全家,我哪敢啊……」

說到這裡,王紅霞失聲痛哭起來。

鄉親們一個個搖頭嘆氣,暗罵張富貴真不是個人,干這種造孽的事情。

林風覺得是時候幫助王紅霞解除這段痛苦的婚姻。

否則她這輩子真的毀了。

舊恨新仇湧上心頭,恨不得將張家兄弟千刀萬剮才解氣。

「張富貴,你他媽一個太監,娶了老婆還成天往死里打他,還算是個男人嗎?」

林風伸指戳着張富貴的腦門心,大聲質問了一句,唾沫星子濺了他一臉。

「關你叼事!老子花了三十萬彩禮娶了這個中看不中用的臭娘們,還不能打她兩下?」

張富貴一聽林風罵他是太監,氣得全身直哆嗦,揚起手想甩林風一耳光,卻沒膽量出手,轉身揮向王紅霞。

在他眼裡,王紅霞就是他的私有財產。

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沒有誰能管得着!

林風一把將王紅霞拽在身後擋着,握住了張富貴的手腕,逼視着這張囂張的老臉警告了一句:「你還真沒有權力打她,家庭暴力就是犯罪,王紅霞有權和你解除婚姻關係。

「沒錯!張富貴,虐待婦女是犯法的,懂不懂?」

李亞男看不下去了,開始幫腔。

大聲警告張富貴注意一點自己的言行,否則她就報警,關他個十天半個月。

張富貴原本指望李亞男替他撐腰,沒想到這個小娘們也幫着林風說話。

他有些不樂意了,湊在李亞男跟前,沒好氣地罵開了。

「李亞男,你這村長的位置還沒有捂熱,就在老子面前打起了官腔?是不是唆使王紅霞跟我離婚了,你來填房啊?」

「你!放屁!」

李亞男氣得俏臉通紅。

她沒想到張富貴這個臭流氓,居然敢對她這麼無禮。

「原來你也會爆粗口啊,那就少在我面前裝大尾巴狼了,我家的女人愛怎麼打就怎麼打,礙着你們什麼事了?有種你就報警,除非把老子打靶,否則老子這輩子和你沒完。

張富貴懟完李亞男之後,把頭一扭,湊在王紅霞跟前,咬牙切齒地質問了一句:「媳婦兒,是不是三天不打,全身皮痒痒呢?」

王紅霞嚇得渾身一哆嗦,往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