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神農(書號:13700)》[桃源小神農(書號:13700)] - 第5章:焉人出豹子

張富貴已經嚇得七魂不見六魄,哆嗦了好幾下,這才從口袋裡掏出那張「欠條」交給了林風。

接過「欠條」,就着手電筒的亮光看完之後,林風直接氣樂了。

「你他媽這雞爪子畫出來的借條,錯別字一大堆,還敢冒充是大爺我寫的?」

林風氣不打一處來,欠身又狠狠抽了張富貴兩耳光。

這兩耳光的力道有些大,拍飛了他幾顆板牙,鮮血順着嘴角直流,痛得張富貴心裏暗暗罵娘。

林風點燃了「欠條」,扔在張富貴的頭上。

屋裡很快瀰漫著頭髮燒焦的臭味,張富貴滿頭亂髮燒成了灰,燙得他猛搖腦袋,用力抖掉了頭上的灰燼。

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十幾個手電筒齊刷刷地射進張家堂屋。

林風抬頭看了一眼門外。

只見王紅霞喘着粗氣跑進院門。

她看見林風沒事之後,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林風將她送到二嬸家之後,王紅霞心裏擔心林風一個人鬥不過張家兄弟,摸黑跑去找村長李亞男求助,帶着治保主任和幾個民兵趕了過來。

李亞男是縣裡派往桃源村負責扶貧的女村官。

今年剛剛晉陞為村長。

她身材勁辣,走路帶風,長得酷似電影里的東方不敗,平時說話辦事也是說一不二,大有巾幗不讓鬚眉的意味,很有正義感。

當她聽說林風大半夜的獨自前去張家找張家兄弟算賬,擔心會鬧出人命,匆匆帶人趕了過來。

舉着電筒照了照堂屋,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幕之後,驚得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

「林風?」

「你們這是在幹嘛?」

李亞男張口結舌,指着林風問了一句。

在她的印象里,林風平時斯斯文文,為人謙遜有禮,從來沒有見他和別人大聲說過一句。

張家兄弟倒是臭名遠揚,是十里八鄉最讓她頭疼的村霸。

可是張家三兄弟居然會跪在林風面前。

看得出來,他們三個傷得不輕。

這應該不是林風乾的吧?

他們究竟是在鬧哪樣?

張富貴扭頭一看,原來李亞男帶着民兵來了。

心裏一喜,終於盼到了救星,明白有救了,否則非得被林風打死不可。

一雙三角眼滴溜溜的轉了轉,很快想出栽贓林風的歪主意。

他的手機里還保存着林風和王紅霞「通姦」的證據。

只要出示「證據」,肯定能博取大家的同情。

他得再求李亞男做主,將林風的幾畝太子參園當作精神損失費賠償給他,這頓打也算是沒有白挨。

主意已定,張富貴呼天搶地的哀嚎起來。

「李村長,你可得替我作主啊!林風和王紅霞勾搭成奸,晚上在藥店里鬼混,被我抓了個現形。
他居然敢追到我家來行兇,還打傷了我們三兄弟,這還有天理嗎?」

張富貴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控訴林風和王紅霞通姦。

那委屈巴巴的樣子,看起來比武大郎還要讓人同情。

林風則活脫脫的被他塑造成了西門慶。

聽完張富貴的控訴,四周響起一片噓聲,大家就像看怪物似地盯着林風。

沒想到他的色膽包天,敢玩張富貴的女人。

「林風,真沒有瞧出來,你居然和王紅霞搞到一塊去啦?膽子也太肥了吧?」

「蔫人出豹子,你他媽牛逼大發了,佩服,佩服。

「王紅霞這騷娘們平時一副假正經的模樣,原來和你好上了,私底下還這麼浪?嘖嘖嘖,果然人不可貌相。

「……」

民兵嘖嘖稱奇,嬉皮笑臉地調侃起來。

他們心裏那個羨慕嫉妒恨啊。

好幾個民兵暗地裡不是沒有打過王紅霞的主意,可惜他們害怕張家三兄弟,不敢有所行動,只能心裏想想而已。

萬萬沒有想到,林風悄悄干成了他們想干卻不敢幹的事情。

張富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