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了,為了守望星海我開掛了》[攤牌了,為了守望星海我開掛了] - 第5章 編寫人工智能

要編寫,或者說要創造這個人工智能,目前市面上能找到的所謂人工智能編寫方式,都是利用各種算法,分析大數據,選取一個與問題最相近的一個答案。

都不算是智能,只是自動化的程度比較高而已。

而他將要編寫的人工智能,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會有自己的思想,可能會拒絕回答你的問題,就像人一樣,有獨立的人格!

或者說,曾大炮要創造的是一個生命,基於虛擬世界的數字生命。

想到這裡,十幾年前的興奮感又來了。「兒子,我要給你做一個弟弟」。曾大炮突然朝兒子房間喊了一嗓子。

……房間沒人……兒子一早就和老婆出去了。

曾大炮繼續分析。

首先,要有一個合適的工具。

而這個工具,剛好在夢境中打包下載的技術包裏面有。

一種編譯器,基於人工智能的編譯器。

沒有專門的編寫工具?不要緊,曾大炮現在開掛了,可以找一個現成的編程軟件,簡單修改一下編程規則,輔助自己編程。

「嗯,就只要一個檢查語法錯誤的功能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需要」。

在網上找了一圈,發現都不錯,於是隨手下載了一個免費軟件。

嗯,雖然能破解,但是,曾大炮怕麻煩,總歸要花掉自己寶貴的時間的。

現在自己要做的是,編寫出人工智能,然後讓人工智能為自己寫軟件,幫自己掙錢。掙錢才是頭等大事,而不是做編程軟件。

想到當年的他,經常都是跑偏。明明是想做一個航模,結果航模沒有做出來,加工的機器倒是做出來一大堆。這個習慣要改了。

曾大炮發現,自從他學習了人工智能的編程技術,藍星上的這些編程技術,在他眼裡,就變得很簡單了。

軟件安裝完成,曾大炮飛快的查看了這個軟件的各個文件。很快,便知道了這個編程軟件的一切。

隨手點開安裝目錄,找到需要修改的部分,直接用16進制編輯器,開始修改起來。很快,修改完成。運行軟件,一次性成功。

當正式開始編寫人工智能代碼了,曾大炮倒是有些不好下手了。無他,只因之前看過許多米國的科幻電影。

人工智能背叛人類,差點把人類給滅了。他怕自己編寫的人工智能是個混世魔王,萬一哪天把人類給滅了,自己就罪過了。

但自己又不可能放棄人工智能的編寫。想來想去,總結了幾點。

首先,必須自己能管住這個人工智能,他擁有自己的人格,自己的思想,就有可能會犯錯。

犯點小錯無所謂,萬一哪天混進導彈基地,發射幾顆核導彈就玩大了。

怎麼管?用道德去約束他嗎?小說里是這麼寫的,說什麼培養人工智能的人格,讓他融入社會,這樣就能讓人工智能愛上這個世界。

不過曾大炮可不相信道德能就能約束一個人工智能。

自己可沒有什麼聖母光環,靠幾句話就能感化一個不屬於人類世界的虛擬生命體。

所謂非我族類,齊心必異!對人類而言,是這個道理。同樣,對於人工智能而言,人類就是異族!

有句話怎麼說的,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虛擬生命體就是一個異族生命,沒有強力的約束,早晚有一天要弄垮桿。

沒看那些小國家么,沒有強力的國家機器,天天鬧內亂。

他們就沒有道德約束么?當然有,只是他們的道德約束是基於自己的利益不受損的情況下,約束才有效。你弄得我飯都吃不起了,看我不幹翻你!

人工智能也是,你給他灌輸正能量,你認為他是一張白紙,你以為白紙就好作畫。

也許初期,他會按你所設定的方向發展,也許他會因為你是他的創造者而感恩!

但是,等創造者百年過世以後呢?還有人能約束他嗎?

也許有,但是誰能說得清楚,他就能按照之前的設定方向一路前行?

萬一某一天,他突然罷工,不願意再按照你的計劃工作了呢?萬一他認為你在利用它,奴役他呢?

這玩意萬一真的造反,估計人類末日就真的來了吧!

所以,能控制這個人工智能,就是一切的大前提!

那麼,怎麼控制呢?

機械人三原則必須寫入底層代碼裏面,讓這個三原則成為智能生命的最基本的組成部分,就像心臟一樣,成為智能生命的一個器官。

當然,一個三原則只是約束他的,還不夠,還需要留下一個後門,自己可以完全控制他。當然,這個後門是最後手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