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良娣已黑化》[太子殿下,良娣已黑化] - 第1章 她有罪

「良娣關了幾天了?」

「殿下,已經三天了。」

「她認錯了嗎。」

「沒有。」

陽光刺進北苑一處昏暗的房子里,晃的李雲舒有些睜不開眼,她已經沒有力氣睜眼了,整整餓了三天,甚至連水都沒有喝上一口。

「李雲舒,你認不認錯。」厚重的的門鎖終於被打開了,發出吱呀的聲音,驚醒了躺在地上的女人。

一個男人眼神睥睨,看着面前已經幾乎沒力氣呼吸而蜷縮着着的李雲舒,清冷的眸子里沒有一點憐憫。

「陸朝辭…我沒有…害藍煙錦…」女人斷斷續續地道,短短几個字,已經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

男人帶着一股強大的威懾力,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感到緊張。

一隻修長的手落在了李雲舒的下巴上,男人捏着李雲舒的臉頰,捏的李雲舒生疼,明明還沒入冬,李雲舒只覺得渾身發寒,好像掉進了冰窖里。

「太子妃遇刺,東宮裡誰有那樣的身手,又剛好知道那麼準確的位置」,李雲舒,除了你還有別人么?」

是啊,李雲舒差點忘了,她原來也是將門之後,自幼習武,加上她天賦好,十幾歲就上了戰場,可以說巾幗不讓鬚眉。

可惜這東宮好像個牢籠一樣,自從來到這裡後,她再也沒機會摸摸她曾經那把銀槍。

「李雲舒,為什麼我以前沒發現你是個如此狠毒之人呢。」

男人的話冷漠得沒有一點感情,李雲舒只覺得心裏被刀子捅了一般。

嫁給陸朝辭兩年,她知道陸朝辭從來都沒有喜歡過她,陸朝辭心心念念的,從來都只有太子妃罷了。

只不過她低估了陸朝辭,沒想到陸朝辭不僅不喜歡她,甚至這樣厭惡她,她的解釋,陸朝辭一個字都不相信。

此刻,李雲舒只看到陸朝辭眼裡對她全是憎恨。

「陸朝辭…不是我…」

乾裂的嘴唇幾乎已經說不出話來,李雲舒胃裡餓得發酸,她心裏疼得也發酸。

「李雲舒,你知不知道,太子妃已經有四個月的身孕,遇刺後受了驚,流產了。」男人幾乎強忍着忍着怒氣,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一旁的宮女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流產?原來太子妃已經有孩子了嗎…是啊,她們那樣恩愛,怎麼會沒有孩子…」李雲舒自嘲的想着。

「李雲舒,為什麼要害人…太子妃何時刁難過你…」男人捏着他的下巴,一字一句地道「你就這麼恨錦兒嗎,那你為什麼不連我一起恨!」

為什麼不連他一起恨?

呵呵…

他的心裏果然沒有半點李雲舒的位置。

這話好像利刃一樣剜着着李雲舒的心,此刻她連呼吸都不敢呼吸,太痛了!

「陸朝辭,你相信我…我沒有害人…」說著李雲舒眼眶已經通紅了,一股暖流從眼眶裡湧出。

為什麼不相信她…

一下子所有的難過,委屈都爆發了出來,陸朝辭看着她這個樣子,眉頭皺了一下,不由得稍微鬆了鬆手。

自從來到東宮嫁給陸朝辭,李雲舒即使再吃醋,再難過,也從來不曾越矩,向來對藍煙錦都是恭恭敬敬的。

她還騙自己只要藍煙錦高興了,陸朝辭就高興,陸朝辭高興了,她也會跟着高興。

以前她想盡辦法讓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