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道而來》[踏道而來] - 第2章 帝心訣

北荒之境 余梁村

余梁村,一個位於北荒之境邊陲上的小村寨。由於四面雪山環繞,常年村民以靠捕獵為生,與外界閉塞,是個名副其實的世外小村。

近幾年余梁村橫空出世了一個村頭小無賴,說他是小無賴吧,他小惡不絕,偷盜獵戶家的獵物,追的村裡拉撬的雪犬滿村亂跑,戲耍村裡老人孩童作惡無數,就連村口張大爺都被戲耍的摔掉兩顆門牙。但是,這個十五歲的少年又經常搞一些不得了的玩意出來,幫助村民生活。

哎哎哎,老李頭!你說這事整的鬧心不!村裡王家媳婦又站在村裡的小鐵鋪門口大吵着:你們家余南風!又開始作妖了!這次他把我們家的六子整的站在山頭不敢回來了!你說六子不回來,我們家拿什麼拉雪橇!

殘破的鐵匠鋪里這時候鑽出一個老頭,仔細一看竟然是李樂。

李樂被熏黑的臉上擠出一絲特別不好意思的笑容:對不起呀,王家媳婦,這小子我馬上就把他給抓回來,真是抱歉了。

王家媳婦本來還想破口大罵,看着李樂這麼憨厚,擺了擺手:算了,你這當爺爺的也不容易,這小子爸媽都不在,你們爺孫倆也夠可憐的,你也捨得好好管管他。

看着李樂一個勁的陪笑,王家媳婦眼珠子一轉又說道:你們算算也來了三四年了吧。這幾年,咱們余梁村,哪個不怕他,好好管管!阿!

是是是,一定好好管管。李樂一邊說一邊進屋拿出一柄剛做好的連弩出來:王家媳婦,你看這個給老王帶回去,用得着。

王家媳婦半推半就的收下了那柄連弩,一邊說:行,好好管管那小子!然後轉身擦了擦那柄連弩嘴裏呢喃着,這是個好東西,好東西。

李樂看着婦人遠走的背影,嘆了口氣,又回屋去繼續打鐵了。

不一會,一個身着純白裘絨大衣的俊朗少年回來了,手裡還握着一隻兔腿。一邊進來一邊跟在打鐵的李樂打招呼:爺爺,我回來。

李樂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轉身對着啃兔腿的少年哀怨說道:小主人,王家媳婦來了,我這剛做出來的連弩為了給你賠罪都送出去了。

不至於吧,不就是練了一會腳力,正好讓六子給我當一下陪練嗎。再說,這雪犬最是靈活,速度又快,拿來陪練效果極佳呀。

李樂又想說什麼,少年直接打斷他。

我說爺爺,你不要再喊我小主人了。咱們當初說好了,隱藏身份。我叫余南風,跟我媽媽的姓,你是我爺爺,我們是爺孫倆,可莫要讓旁人看出來了。

余南風是他重生之前的名字,當初為了隱姓埋名,少年還是堅持這麼叫自己。預防外人有疑惑,就說是跟了媽媽的姓。

好了好了,爺爺,我要去練功了。說罷,余南風打開隱藏在冶煉爐後的地窖入口,身形一動,跳下去練功了。

這孩子…李樂看着余南風下了地窖,臉上微微笑了一下微微感嘆:這脾氣做派,真像主人年輕的時候呀。

地窖之下,余南風在最**打坐。這地窖是當時爺孫倆流落至此,發現此地有一處靈氣盎然之地,於是盤下表面開鋪做生意,實則向下挖,沒曾想挖到一塊對修鍊極好的千年玄冰礦。後來李樂經過日夜改造,終於為余南風造出一塊極其隱蔽的修鍊之地。

也就是這裡無人修鍊,無法洞悉靈氣,不然這千年玄冰早就被人挖沒了,還能輪到我們在這裡。余南風想了想,然後運氣走先天靜脈,開始入定修練。

那四處的千年玄冰中不斷有靈氣向余南風漂浮過來,竟統統都被他吸收。只見余南風聚集了愈來愈多的靈氣,周身慢慢盪起靈力波動。

還差一點,就差一點了….余南風臉上開始冒出滴滴汗珠,時間過去了一天一夜,余南風突然眼睛睜開,眼神中精氣內斂,一咬牙低沉的吼了一句:定!

那一刻,余南風彷彿周身每一個毛孔都舒展開來,貪婪的吸收着周圍的靈氣,一些灰色的汗水也趁機排出體外,周身就像是經歷了一場洗禮,世界也彷彿變得不一樣了。他竟能感受到自己與天地之間更加融洽,更加能感受到靈氣的存在,渾身的皮膚筋骨也像是被洗滌了一般。

我這是,進入了五感通氣,氣鍛筋骨的境界了吧。余南風思索了一番:爺爺跟我說過,人族的修鍊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五感通氣境、御氣化型、集氣結丹、丹氣化靈,最後到達大神通之境,傳聞大神通者,抬手可翻天、倒海、弒神、滅魔,乃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之境。就連當初人族的頂級強者,慶元帝君,也就是我這身體陳逍的父親,也只達到丹氣化靈的小周天境界。

余南風緩緩站起身,一拳向前轟出,隱約有破空之聲傳出,而面前的千年玄冰,竟然也被轟碎了一小塊。

這麼厲害!余南風也是驚訝了,這千年玄冰,那可是堅硬至極,想當初鐵鎬都被挖斷了不少,我竟能轟碎這麼一塊。然後余南風跳出地窖,看到李樂在地窖前守護的背影,心頭一暖:爺爺,我突破了,已經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