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說愛我》[他不說愛我] - 第8章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

「……」庄默臣僵住幾秒。

很快,他反應過來,笑着道:「差點忘了,我屋裡還開着電視呢,一部什麼警匪片,可能是電視里的聲音。」

劉安撓撓頭,半信半疑道:「是么?」

庄默臣轉開話題:「快年關了,村裡最近應該挺忙的吧?」

「啊!」劉安忽地一拍腦袋,恍然道,「還好你提醒,村長還交代了事給我。」

說著,他往後倒着走。

「那我不打擾你,先走了。」

庄默臣抬起腳步,說:「我送送你。」

劉安一個勁兒擺着手,揚聲道:「不用不用。」

然後,他慢慢跑出院子。

庄默臣看着他遠去的背影,臉上的笑漸漸斂住,沉了下來。

他又在院子里站了幾分鐘,才轉身回屋。

卧房,常明煙正使勁敲打着門,嘴裏一直喊:「救命……」

霍地,外面門鎖響動。

常明煙停了下來,往後退到牆邊。

下一秒,庄默臣推門,走了進來。

常明煙看着男人黑沉的臉色,不禁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她知道,機會又一次離她而去,而庄默臣再次被她激怒了。

「叫啊!你再叫啊!」庄默臣瞪着雙目,朝她衝過來,突然抓起她的手,將她整個人用力摔在床上,「你以為他能救你出去嗎?常明煙,你別做夢了!」

庄默臣單腿壓着她,手緊緊掐住她的脖子。

「除非我願意,否則你別想離開這兒!」男人怒聲吼着。

常明煙呼吸變得困難,她看着庄默臣,臉色漸漸脹紅。

「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她的聲音斷斷續續,虛弱無力。

「……」庄默臣看着她漸漸無光的眼神,他的目光里閃過一絲猶豫,突然鬆開手。

「咳咳咳……」常明煙終於能正常呼吸,她捂着脖子,猛烈的咳嗽起來。

庄默臣收了手,站在床邊。

他就那樣盯着她看了會兒,然後什麼都沒說的走出了卧房。

片刻後,他手裡拿着一卷黃色的膠帶進屋。

常明煙看着他朝自己走過來,躺在床上搖頭:「不要,不要……」

庄默臣什麼都不聽,兀自撕了膠帶封住常明煙的嘴巴。

他又找來繩子,綁住了她的雙手。

常明煙的自由徹底被限制了,比之前還不如。

她蜷縮着床上,眼睛紅紅的,庄默臣給她蓋上被子,嘴裏冷漠道:「這就是你不聽話的代價。」

「……」常明煙說不了話,她只能嗚嗚咽咽的瞪着庄默臣。

黃色膠布擋住了她的嘴,便越發顯出她的眼睛來。

女人眼睛紅紅的,泛着水光,任誰看了都覺得楚楚可憐。

庄默臣眨了下眼睛,撇開頭,裝作看不見。

他走了出去,留常明煙一個人呆在屋裡。

常明煙躺在床上,她使勁的蹬腿發泄着,然而卻一點用也沒有。

她累到筋疲力盡,靠着枕頭低低的哭泣。

她就這樣被綁了好幾天,庄默臣只會在她吃飯和如廁的時候才會給她鬆綁。

常明煙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她下定決心要逃出去的,她不該再跟庄默臣硬碰硬下去。

這天中午,兩人圍在卧房的桌子邊吃飯。

常明煙拿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飯,看向正夾了一大筷子豌豆葉的男人,欲言又止道:「庄默臣,我們打個商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