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說愛我》[他不說愛我] - 第7章 求你救救我!

常明煙獨自回了屋裡,她窩在床上,怔怔的發獃。

好一陣之後,庄默臣從屋外端進來好大一盆蓮藕排骨湯。

肉香夾雜着蓮藕的淡淡清香,一陣一陣的撲向常明煙的鼻子。

前幾天她被重感冒折騰得都沒好好吃飯,早上又因為痛經的緣故這一天都沒進過食,這會兒聞見味道,嘴巴不禁有些饞的舔了舔。

常明煙看着他將那盆蓮藕排骨放在桌上,又走了出去。

她摸了摸餓扁的肚子,想要下床。

這時候,庄默臣又進來了,手裡拿着兩個小碗和筷子。

「……」他看着她掛在床沿的一雙腿,冷冷道:「吃飯。」

經過剛才的一番爭吵,庄默臣的臉更冷更臭了。

不過,常明煙不打算跟自己的肚子過不去。

既然她想要逃出去,那麼更應該好好護着自己的身體。

她穿鞋下床,拖了凳子坐在桌前。

庄默臣遞給她筷子和碗,她接過去,埋頭就吃,似乎當剛才的爭吵沒有發生過。

男人看着她,眸子沉了沉。

她,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庄默臣想不明白,日子就這樣過着,轉眼就到了十二月。

天氣越來越冷,夜裡常常颳風下雪。

常明煙沒在這樣寒冷的地方呆過,即便是一整天躺在被窩裡,她還是冷得發抖,腳底更是跟冰一樣涼。

這樣冷得徹骨的日子,庄默臣卻越是喜歡纏着她。

屋裡,牆角依然燃着火堆。

常明煙咬咬淡粉的唇瓣,推拒着男人火熱的胸膛。

「求你不要再來了,我好累……」她說著,聲音帶着哭腔,虛弱無力。

庄默臣撐起手臂,從上方看着她。

從他的角度看,女人臉頰泛着微紅,眼睛媚媚的。

他邪惡的勾起唇角道:「真想讓顧恆北看看你這個樣子……」

常明煙咬牙悶哼了一聲,她睜開半眯的眼睛,看向他。

「你真讓人噁心。」

庄默臣毫不在乎,他傾下身,扣緊她的下巴。

「我噁心?」他扯了扯嘴角,反問道:「能有你那個未婚夫噁心?」

「你更噁心!」常明煙瞪着他,「你不僅噁心,你還是個懦夫!不敢去找顧恆北報仇,卻來為難我。」

「你……」庄默臣眉頭蹙緊,「看來,最近我是對你太好了,讓你又忘記了自己的本分。」

常明煙看着他驟然冷下來的臉,有些害怕的往後縮了縮。

「你想幹什麼?」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庄默臣勾唇冷笑一聲,他突然一手反剪她的兩隻手腕,將她翻了過來。

常明煙的整張臉被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