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嬌又軟,把冷舔主神撩成瘋批》[宿主嬌又軟,把冷舔主神撩成瘋批] - 第4章 豪門假少爺VS真少爺4(2)

憨厚的胖子撓撓頭,也樂呵呵自我介紹。

「江昱謹,本市人,你們可以叫我小白,唔……我是什麼系來着?」

江昱謹吧唧吧唧吃着零食,含糊不清回答,一臉迷糊詢問自己的保鏢。

眾人:「……」

這大少爺是在夢遊?

哪有人連自己就讀什麼專業都不知道的。

「小少爺,您是金融系的。」

保鏢汗顏回答。

也不知道小少爺哪裡來的執念,非要和衛淮這狗東西同校同系同班同宿舍。

「衛淮,本市人,金融系的。」

沉默的衛淮也做了自我介紹。

之後大家開始報出生年月,年紀最大的是宋偉元,老二是喻亦,老三衛淮,月份最小的江昱謹,自然就是老么了。

整理好行李床鋪,正好到了中午飯時間,眾人互相加了聯繫方式和微信,還建好了群。

宋偉元提出一起去學校門口的小飯店吃個飯。

「我的胃很衿貴的,不能吃垃圾食品,我請你們去米其林星級餐廳吃飯吧,有什麼想吃的?」

江昱謹一聽小飯館,立刻皺眉。

「這怎麼好意思……」

兩人面面相覷,想要拒絕。

「就這麼定了,我討厭別人拒絕我!」

江昱謹哼哼一聲,霸道道。

「你們去吧,我不去了。」

衛淮雖然很餓,可讓他和這狗東西吃飯,太倒胃口,恐怕隔夜飯都得吐出來,直接拒絕。

「吳主任出差的時間,似乎又要延長呢……」

江昱謹眼睛危險的眯起,開始威脅。

媽的。

後者雙手緊握成拳,冷着臉起身:「走吧,不是要去吃飯么。」

「背我!」

江昱謹理所當然伸出手要背。

衛淮一言不發在他面前蹲下。

宋偉元OR喻亦:「?!」

這兩人到底什麼關係啊?

說他們熟吧。

衛淮看江昱謹的眼神,簡直可以用貓嫌狗厭來形容。

可要說兩人是仇敵吧,他似乎又對江昱謹言聽計從。

搞不懂啊搞不懂。

衛淮背着江昱謹,和眾人一同走出宿舍。

一路上有不少人看到他們,眼神變的曖.昧又耐人尋味。

他眉頭緊蹙,沒將這些焚熱的視線當回事兒,一言不發背着背上的『千斤頂』下樓。

當宋偉元和喻亦看到了停在樓下的勞斯萊斯幻影后,心中越發感慨。

確認無誤,是真少爺無疑了!

「靠,老么,你家裡是有多少錢,今天還真托你的福了,否則我恐怕一輩子都坐不到這豪車。」

喻亦露出痴迷的笑,手流連忘返撫摸着車身流利的線條,那痴漢的模樣,跟第一次摸到女朋友的小手似的。

「一輛破車而已,我車庫裡多的是,都是小錢,私人飛機和游輪還稍微貴一些,不過也就那麼回事兒。」

江昱謹擺擺手,實事求是道。

若是別人聽到這話,會認為他太過凡爾賽,是在炫富。

但事實是他並不是在炫富,而是一直以來過的都是這種人上人的生活,和平頭百姓根本不是一個次元的。

「卧槽,你還有私人飛機和游輪?那啥,什麼時候帶我們去耍耍唄?」

喻亦瞪圓了眼,從這一刻開始勢要做小少爺的舔狗。

俗話說的好,舔狗,舔到最後應有盡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