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嬌又軟,把冷舔主神撩成瘋批》[宿主嬌又軟,把冷舔主神撩成瘋批] - 第1章 豪門假少爺VS真少爺1

「再問你一次,衛淮,要做我的狗嗎?」

高奢的酒店套房裡,一名容貌精緻如同瓷偶般的清麗青年嘴角輕揚,笑容乾淨不染塵埃,說出口的話和做出的舉動,卻帶着徹頭徹尾的惡意。

他懶懶坐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寬鬆的白色襯衫,那如同玉藕一般白凈的腳丫踩在青年俊美的臉上,明明是羞辱的舉動,卻無端端衍生出一種色氣的效果。

可惜,被踩的當事人卻絲毫感覺不到這份旖旎。

青年雙手被黑衣保鏢摁着,以強迫的姿勢『虔誠』跪在床邊,健碩的胸肌將襯衫制服綳的緊緊的,有種快要撐爆的即視感,性感的致命。

「狗雜碎!」

衛淮憤恨低罵一聲,因為被桎梏着動彈不得分毫,那盯着少年的眼睛,像是淬了毒一般陰狠。

「呵,還是這麼死要面子呢……尊嚴對你這種人而言,難道不是最微不足道的東西么?想要尊嚴,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它能讓你吃飽?還是能讓你償還你父親欠下的賭債?又或者,它能治療你母親的病?讓你籌到上大學的錢?

為什麼不從了我呢……明明只要放下你可笑的尊嚴,你就能解決這些困境……」

江昱謹甜甜一笑,矜嬌而得意,嘴裏說出的,卻是最惡毒的話。

是啊……

尊嚴對他這種窮人而言,是最沒用的。

像他這樣的最底層螻蟻,江昱謹輕輕鬆鬆就能碾死,這幾天里,他不是已經徹頭徹尾的感覺到了么?

「你想我怎麼做?」

衛淮微垂眼帘,自嘲一笑。

那嘶啞的嗓音里,帶着濃濃的疲憊。

「一千萬,買你未來十年,做我的狗,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任、我、差、遣。」

江昱謹鬆開腳,微微俯身貼向他,青蔥一般的玉潤食指輕輕挑起他的下顎,語氣輕佻,笑容卻溢滿惡意。

一千萬,對於他們這些富二代而言,不過是一輛跑車錢。

可這一千萬,卻能買下無數個衛淮這樣的窮逼的一生。

說起來,這筆買賣,還是他賺了,不是么。

衛淮輕笑一聲,眸中卻溢滿屈辱,他深呼吸一口氣,啞聲點點頭:「……好!」

江昱謹打了個響指。

一旁的保鏢將人鬆開,將合約和筆遞給他。

合約的內容,可謂是苛刻。

合約期間,甲方可以任意命令乙方做任何事。

合約一旦生效,不得毀約,乙方必須無條件遵循甲方命令,直到合約期結束!

明知道這是霸王條款,可他沒有資格說不。

衛淮冷着臉拔開筆蓋,快速在乙方那一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明明是蒼勁有力的字體,卻因為白紙黑字上的內容,將其襯得尤為渺小。

一千萬,他賣掉了他未來十年的尊嚴。

他不再是衛淮。

而是江家大少的……一條狗!

「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狗啦,這是作為主人的我,送你的見面禮哦……」

江昱謹笑容甜美,卻飽含惡意,他親昵地拍拍衛淮的臉,對着保鏢點點頭。

後者立刻送上一個包裝十分精美的禮盒。

衛淮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遲疑片刻,他打開禮盒。

精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