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葬:女帝九龍拉棺,為我復生》[送葬:女帝九龍拉棺,為我復生] - 第9章 那只是你孤陋寡聞了

「那位女帝,才情絕艷,所處時代,禁區瑟瑟發抖,諸天俯首,萬族共尊!」

「她的戰力,縱然是你我家的初祖,可能都遠遠不如!」

「而且,她逆活五世,不為成仙,只是為了能夠復活前世的深兒!」

葉長風見到老友驚嘆,內心感覺到得意。

不由自覺的把下巴微微抬起,露出了與有榮焉的表情。

「我擦!真的假的!」

「我可不信!」

王長生雖然驚訝,不過撇了撇嘴,卻是略微索然。

葉長風說的話,太過異想天開,彷彿小說一般。

「其實,我剛開始的時候,也是不信的。」

「不過,事實卻就是如此。」

「而且那女帝的功法,可做不得假啊!」

葉長風眨了眨眼睛,臉色卻是有些不喜。

他允許別人對他指指點點,卻不允許任何人污衊他的孫子。

「女帝功法說不得,就是葉聖子,意外得來的呢?」

王長生見老友不喜,卻不以為意,眯起眼睛,默默的說道。

「你這話說的意思,就是我家深兒,得來一套大帝秘法,然後編出了女帝的故事,糊弄我老人家呢?」

「他不是這樣的人,你我皆知,以他的高尚品格,絕不可能做那騙人的事情!」

「而且,那女帝的故事如此的真實,我親眼目睹過,絕不可能作假!」

葉長風神色一冷,臉色潮紅,怒然的說道。

「你親眼見過,怎麼見得?難道說是穿越時空了?或者是在夢裡見到過?」王長生任憑老友憤怒,卻仍舊是自顧自的說道。

「哼!是與不是,我懶得和你多言,咱們倆一同去問深兒便知道了。」

葉長風擺了擺手,提了一個意見,乾脆利落的道。

「也行,是騾子是馬,總歸是先溜溜才知道呢!」

王長生嘴角微微勾起,自信十足的跟了過去。

他倒是好奇,這葉聖子究竟是給葉長風放了什麼迷魂藥。

那女帝的故事雖然聽起來是那麼一回事,不過卻漏洞百出。

以他的見識,可不曾聽聞一絲一毫,關於那絕代女帝的消息。

這就是最不正常的地方。

葉家深處。

聖子居住地。

一座鳥語花香,枝繁葉茂,仙氣飄飄,白鶴飛舞,麒麟踏步的小島之上。

葉深盤坐在一座石碑的面前,身上浮現吞天魔功的氣息。

在他的四周,小山一般的源石,隨處的散落。

嗡!

吞天魔功強大的吞噬力量,席捲所有的源石。

片刻之間。

那海量的源石,便被葉深全部吞噬,化作精純的能量。

呼呼呼—

葉深長呼一口氣,感覺到修為已經恢復了一些。

雖然與巔峰戰力,仍舊有極大的差距,不過也算勉強有了自保之力了!

他的壽命仍舊是只有不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