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伶程溪周》[宋伶程溪周] - 第2章

第2章

「瞪什麼瞪,再瞪就連饅頭都不要吃了。

蘇遙突然冷笑一聲,當著她的面就把那饅頭扔進了垃圾桶里。

儘管現在胃已經出現痙攣現象,但她這點骨氣還是有的。

從前三天不吃不喝她都挺過了,不過是少吃一頓飯而已,餓不死的。

陸家住在有名的半山區,她要走到幾里的山路才能到達山下的公交車站。

以往都是這樣走的,今天這樣的身體狀況卻是吃力得很,發燒胃痛再加上某種不可言說的痛,讓她每走一步都冷汗直冒。

可是她必須要堅持住,今天是她論文答辯的日子,她絕對不能錯過。

一輛銀灰色的跑車從她身邊疾馳而過,可才過去又倒了回來。

車上的男人穿着五顏六色的襯衫,戴着誇張的墨鏡,車子停下來後,男人用食指把眼鏡往 下勾了勾,露出一雙輕佻的眸子來。

「我當是誰呢,這不是陸青城家的蘇遙嘛,去哪兒啊?我送你。

蘇遙目不斜視的往前走,連個眼神都沒給他。

男人看着她的窈窕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他就喜歡她這又冷又拽的勁兒,女人嘛,還是辣一點的有意思。

他踩着油站又跟了上去,貼着她的身邊慢慢的走着,「上車吧,我免費送你,這麼大的太陽,曬着可就不好了。

蘇遙終於轉過頭來,簡單粗暴的給了他一個字:「滾!」

「滾?」男人歪着頭沖她哼笑出聲,「這個我不太會,要不你教教我怎麼樣?」

蘇遙強忍着難受撿起路邊的一塊磚頭朝着他的車頭就砸了過去,那風檔玻璃瞬間就碎成了蜘蛛網狀。

男人頓時『卧槽』一聲,臉色巨變。

「蘇遙,我給你臉了是不是?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不過就是陸青城養在身邊的一個玩意罷了。

然而,蘇遙已經聽不清他在說什麼,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栽了下去。

也是趕巧,她倒下的地方正是坡度最大的地方,這樣一倒,就順着坡滾了下去。

男人話音剛落,就看到她整個人滾了下去,不由得又是一聲『卧槽』,卻還是踩起了油門,開車追了過去。

***

醫院。

陸青城坐在季杭的辦公室里,問道:「什麼情況?」

「陳昊送來的,我一看才知道是蘇遙,欸,他們兩個怎麼在一塊啊?」

「我問你,『她』是怎麼回事!」

「高燒,胃出血,右手骨折,後腦輕微撞擊,問題應該不大,還有……撕 裂傷,問題不少,但死不了人。

每說一樣,陸青城的臉色就難看一分,「死不了就好。

「死不了就好?」季杭冷笑一聲,用筆尖敲了敲桌面,道:「要是再這麼下去,她離死也不遠了,報告顯示,她長期屬於營養不良的狀態,你都不給她飯吃的嗎?」

陸青城起身往病房走,進了病房,護工正在給她擦身體。

陸青城走到床邊,道:「你先出去。

護工不敢有違,趕緊走人。

床上的人臉色白的嚇人,本就淺色的唇瓣沒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