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淪陷》[肆意淪陷] - 肆意淪陷全文第9章

許言傾整晚都沒睡好,到了清晨時分才勉強合眼,南淮市多雨,窗外一片潮濕的黑色。

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許言傾驚醒過來,抬眼就看到聿執站在床邊,手指划過了屏幕。

許言傾連滾帶爬地起來,眼見他要說話,她一手吊著男人的手腕,另一手快速伸過去搶奪手機。

小拇指指甲沒注意,在聿執的臉上掃出一道紅印來。

他側着腦袋,臉色陰晴不定。

許言傾忙掛斷通話。

可不過三秒鐘,鈴聲又跟催命似的響起。

她拉過旁邊的薄被遮在身前,將手機貼近耳側,「喂,媽。」

「你怎麼回事?一晚上沒回來,去哪了?」

許言傾隨口扯了個謊,「我在外面,有點事。」

「你妹妹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思在外面過夜?有你這麼當姐姐的嗎?」

聿執看着她低垂眼帘,也不爭辯,「我知道了,馬上回來。」

身上的被子被聿執扯掉。

他手掌伸過去握住她的腳踝,一把將她拖了過來。

她骨頭細,腳踝被聿執一掌包住,左腿不可避免地被抬了起來。許言傾忙賠着一臉的笑,「臉沒事吧?」

「你這是要給我毀容呢?」她方才就差撲到他身上咬一口了。

「我哪敢。」

聿執手掌握緊,許言傾這個姿勢實在是不雅,她看眼手機上的時間,「不早了。」

他將她拉到了床邊,這才鬆手,男人幾步走向沙發跟前,從上面拿起一盒葯。

許言傾撿起衣服往身上穿,聿執走了過來,將葯遞到她面前。

她趕緊要伸手去拿,男人手一低,「歡迎下次再來。」

許言傾面容微僵,聿執將藥盒塞進了她的手裡。

出了攬山苑,她直接打車去了醫院。

家裡還一塌糊塗,地上的血都幹了。

許母一邊收拾一邊念叨,「這葯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管用,要是能手術就好了。」

許安躺在床上,握住許言傾的一隻手。「姐,我是不是又花了好多錢?」

「沒有。」

「肯定有。」

許言傾將葯放到抽屜里,許安抬起一條手臂遮在了眼帘上。「姐,那天在餐廳,你知道我看見誰了嗎?」

「誰啊?」

許安嗓音哽了下,「我偷偷喜歡的一個男生,是隔壁班的班長。他看到我發病的全過程了,他的女朋友說……我真噁心。」

許言傾聞言,心疼到不行,彎腰緊緊地將她摟在懷裡。

要是她早一點答應了聿執,這種事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有時候,有些事,反抗只會讓自己更加狼狽。

許言傾回來後的幾天,聿執都沒找過她。

可她牢牢記着聿執說的那句話,萬一他真要掰着手指頭跟她算怎麼辦?

總不能到了最後一天,讓他一晚五次吧?

他吃得消,她未免受得住啊。

許言傾給聿執發了條消息,「要我過來嗎?」

他一下午沒回她,直到快下班的時候,許言傾才得到回復。「可以。」

聿執還算體貼,派了車過來接她的,車子直接將她送到了吃飯的地兒。

服務員將她帶進包廂,一張巨大的屏風隔擋在面前。

她等了會,卻聽見一陣聲音傳過來。「你傻站着幹什麼?」

許言傾繞到屏風後面,才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