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淪陷》[肆意淪陷] - 肆意淪陷全文第6章

許言傾眼睛很空,她望向聿執,對上了男人冷漠逼仄的目光。

聿執合起手裡的菜單,「有事坐下再聊吧。」

宋晉見狀按着許言傾的肩膀,兩人坐到了聿執的對面。

「小爺,你給我做個證,這幾天我是不是不要臉地纏着你,向你求葯?」

宋晉拚命想要扯清楚自己的關係。

聿執話里很有深意,「你是挺不要臉的。」

許言傾不用抬頭,就能感受到來自於對面男人的逼迫感。

突然,她聽到聿執問道,「葯有用嗎?」

許言傾心裏咯噔下,手下意識握着衣角。宋晉面露疑惑,「你問誰呢?」

聿執衝著許言傾下巴輕揚。

宋晉的視線牢牢扎向她,「你哪來的葯?」

許言傾的神經被一寸寸燒灼着,聿執欣賞起她的坐立不安,她猛地抬起頭,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聿執看。

她好像什麼都不怕了,大不了就是把話說開。

聿執看穿了她一般,眼見她要張嘴,「我問的,是她以前那些葯管不管用。」

宋晉就差翻白眼了,「要管用的話,用得着來求你啊?」

他幾不可聞地笑出聲來,「你很想幫許小姐?」

「廢話,這可是我未來老婆。」

聿執更加諱莫如深地笑了,「我客人馬上就要到了,一起用個餐吧。」

許言傾立馬就要站起來,被宋晉給按住了。

「別走啊,說不定他一會同意給葯了呢?」

說話間,聿執的那名客人到了。

許言傾一抬頭,瞧清楚了對方的面孔,她如遭雷擊。

汪姐端詳着她,「這姑娘,很面熟啊。」

「是嗎?在哪見過?」聿執問。

汪姐瞅了瞅她,再瞅瞅聿執。

一年前的那個晚上啊,許言傾可是她陪着一起過去的。

這簡直是一腳踏進了修羅地獄。

許言傾呼吸急促起來。

宋晉整張臉擺滿了不悅,「別亂說,我女朋友乾乾淨淨的!」

「呦,宋公子,我就說了句眼熟,也沒說她不幹凈啊。」

許言傾恨不得現在就逃離這兒。

她注意到了聿執的目光正肆無忌憚掃在她身上,像是鉤子一般挑開了她的上衣。

汪姐話鋒一轉,扭頭看向聿執。

「說實在的,我這雙眼睛瞧過多少女人啊,要說最有味道的,還是一年前那個姑娘。」

許言傾彷彿被人掐住了脖子。

汪姐笑眯眯地問道,「小爺還記得嗎?」

聿執聲音沙啞了些,「怎麼會忘記。」

「感覺怎麼樣?」

「香軟,滑嫩,享受至極。」

「哈哈哈——」汪姐的笑,聽在許言傾耳朵里尖銳不少。

宋晉皺緊眉頭,抬手去捂住她雙耳。

他很快又貼到她耳邊道,「我跟他可不一樣,我是好男人。再說他們嘴裏的女人,那都是下賤玩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