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如隴水》[思君如隴水] - 第2章 好像換了個人 (2)

的眼神,她拔出碎片,用清水沖了傷口,又小心的給為司空銘包紮好傷口,擦了擦額前的汗,一抬頭就發現司空銘幽深的黑眸直直的盯着她。
「我扶你起來!」
黎芷晴低頭,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司空銘沒有拒絕,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又要耍什麼花樣。
司空銘快一米九了,身體結實,看着很瘦,但是份量不輕。
黎芷晴廢了好大的力氣把他放回輪椅,看了看,又皺眉。
那把簡易的輪椅車輪那邊已經摔變形了,根本不能在用了。
她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道:「輪椅壞了,你上床歇一會吧!」
司空銘沒說話。
黎芷晴沒空管他,等把他轉移到床上,她已經氣喘吁吁。
本來剛剛落水,現在又廢了這麼大力,她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口:「司空銘,有吃的嗎?」
司空銘從剛才開始一直在觀察黎芷晴,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從醒來後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無論是行為,動作,還是眼神,都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若是換作以前,她張口閉口都是叫他死瘸子,這無疑是在司空銘的傷口撒鹽,不僅如此,她從來不許司空銘碰她,更別說處理傷口了,司空銘有一次燙傷了,她都能站在眼底笑着嘲諷他是個廢物什麼都做不了,活該被燙傷!
要不是擔心她死了老皇帝又換人來,比起這個沒腦子的黎芷晴,萬一換個心眼多的發現什麼,司空銘早就弄死她了。
黎芷晴沒注意司空銘想什麼,她餓的前胸貼後背,腦子裡想的都是吃的。
「廚房有!」
司空銘終於開口。
黎芷晴高興的站起來,出門,映入眼帘的雜亂破敗的院子,東西兩邊各有一間小屋,東邊的是廚房,西邊的則是雜物房,兩間正房一間黎芷晴住,一間司空銘住。
黎芷晴到了東邊的廚房,欲哭無淚,屋子裡十分簡陋,一口大鍋,幾個破碗,一口水缸,還有兩個破了的缸,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