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如隴水》[思君如隴水] - 第2章 好像換了個人

「休書我不會寫,你想死隨時都可以,生是衛家人,死也是衛家的鬼!」
司空銘冷漠的說。
黎芷晴乾笑了一聲,她現在還不能離開司空銘,雖然司空銘處境艱難,可是她一個被休了的女人出去怕只有死路一條,目前只有跟着司空銘才有生路。
至於以後,等她有了能力,在離開也不遲。
「我不會走了,留下來照顧你!」
黎芷晴開口。
司空銘眯着眼睛明顯不信,看她還能耍什麼花樣。
黎芷晴知道原主之前性格惡劣,司空銘肯定不那麼信她,而且她怕一下子反應的太多,惹司空銘懷疑,也不敢多說。
「那就好,記住自己的身份!」
司空銘說著推動了輪椅,想出去。
他的動靜太大,黎芷晴想不注意他都難。
她皺了皺眉。
司空銘的輪椅很簡單,幾根木頭做的,椅子的輪子也是木頭疙瘩,若是平地還好,偏偏現在的地上有原主之前摔過的東西,卡住了輪子,司空銘推了幾下,推不動,他煩躁的又用力去推,輪椅不穩,就朝一邊倒去。
等到黎芷晴回過神來,司空銘已經翻倒在地,人掉在地上,手被地上的破茶杯割出一道口子,鮮血直流…… 黎芷晴嚇了一跳,也顧不得什麼,跑過去,抓起他的手。
司空銘的手指白皙修長,手掌卻有很厚的老繭,都是以前握兵器後來推輪椅留下的。
此刻他的手掌被割出一道一寸長的口子,茶杯的碎片還在肉里,粉色的皮肉翻出來,看的黎芷晴心一抽一抽的。
「走開!」
司空銘厭惡的抽回手,因為用力,疼得臉都白了,彷彿黎芷晴是什麼洪水猛獸。
黎芷晴也不管他,從柜子里拿出一塊破布,又倒了一碗清水,走到司空銘身邊,蹲下,從新抓起他的手,沉聲道:「別動!」
不知道為什麼,司空銘就真的沒動。
黎芷晴道:「可能有點疼,忍着點。」
司空銘沒有回答,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她。
黎芷晴沒空管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