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鬼探》[四合院:鬼探] - 第1章 附身(2)

,情況不樂觀。」

說話聲讓林宇的思維開始運轉起來。

「這是地獄嗎?我已經死了?為什麼感覺不到疼痛?明明不久前發生了車禍,我為什麼還有意識,可就是睜不開眼呢?」

「唉,你沒死!麻藥勁沒過呢。你不是睜不開眼是你不願意睜眼,你怕睜開眼了,所有的一切會消失,你確實傷的很重,不過也只剩下一口氣,估計過不了今晚你也會和我一樣,從這個世界消失,然後灰飛煙滅。」

「你是誰?我怎麼能聽見你說話?」林宇吃驚地問道。

「我是你身邊的那個,只不過我現在不是人,我是他死去的鬼魂,彌留之際我還能跟你心靈對話,現在鬼差正在前往抓我回地獄,我甚至能聽見下面有鐵鏈的摩擦聲和呼喚我的聲音。如果再見到我的鬼魂,那時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你是鬼魂?能跟我對話?我是不是也死了?」林宇問道。

「你沒死,我也沒多少時間了,你如果想活過來,只有同意我附身在你肉身,你可以繼續你的生活,要知道在人類的意識里,鬼可是邪惡的化身,況且我要是上了你的身,不相當於變相剝奪了你的生命嗎?但是你放心,我附身你的肉身,你依然是你,只是你的大腦多了我的知識,可能偶爾會做做鬼夢,雖然有了這種能力,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是福是禍你自己把握。」

「你的意思是我如果不這樣決定,我今晚也會死?」

「原則上是這樣,你顱腦大出血,主動脈破裂,已經兩輪手術了你卻不自知,我的時間不多了,你儘快決定吧,當然我情願去地獄,也不會附身在一個排斥我的肉體上。」

林宇突然想起他哥,他選擇做**就是想查明他哥死的原因,他永遠記得那個暴雨如注的夜晚,哥哥那雙無奈又不舍的眼神無時不在刺痛他內心最深處。但那時他什麼都做不了,甚至不敢朝行兇者吼一句。現在,好不容易做了一名警員,可又重傷將死,這,哥的仇恨不就永遠隨自己的死去而消散?哥會瞑目嗎?

「我的意識已經在逐漸消散,你決定了沒有?」

「好,我同意!」林宇堅定地說道。

林宇終於緩緩地睜開眼,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他坐起身,摸了摸牆壁和病床的鐵管,冷冰冰的,他真的活過來了?不僅如此,沒有絲毫的疼痛感,於是他拔下手腕上的針管。他的警服放在一邊,只不過已經被鮮血染紅。

「你,你,你能起來了?」一個護士剛拿着兩瓶藥水準備為林宇換藥,見林宇沒事人一樣坐在那發獃,吃驚地問道。

「嗯,我沒事了,謝謝你,這是哪裡?方便借個電話給我用用嗎?我手機忘車上了。」

「嗯。」女護士一邊遞過手機一邊說道:「這裡是市五醫院急救科,你,你送來的時候已經生命垂危,經過兩次小規模搶救,但你的情況不樂觀,今晚準備給你做第三次手術,如果,如果還是搶救不過來,可能,就……。」

「就放棄了。沒事了,我現在感覺還不錯,不過還是謝謝你,至少給了我時間。」

女護士驚詫地望着林宇,不知道他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林宇走下床,撥通了韓非的電話。

「我是林宇!你在哪?幫我拿一套衣服過來,你的就行,我現在在五醫院,急……住院部門口,趕緊過來。」

林宇說完將手機還給護士笑道:「這裡怎麼出去?」

女護士也笑了:「門口有不少人在等着呢。你可是英雄!你不知道,昨晚就是你的幾名同事送你過來的,他們現在都沒離去。說你為了追擊犯人才身負重傷,怎麼樣都要把你從死亡線拉回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