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鬼探》[四合院:鬼探] - 第1章 附身

林宇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經午夜兩點了,他打了個哈欠,濃濃的困意席捲而來。林宇今年警校剛畢業,成績優異。本來他可以分配到市局,可他一再堅持來到了這個他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做了一名普通民警。今天,跟他租住同一院子的同事韓非臨時跟他換了個班,跟女友出去玩了,昨晚他才值了一個夜班,今天又上夜班,而且還帶着一名輔警,真有點吃不消。

「這臭小子,過得真瀟洒,回頭非宰他一頓不可。」林宇心裏罵道。他調節了座椅,雙手枕着頭,躺了下去。

「03,呼叫 03,剛接到指揮中心警情,青陽二路江城燒烤店有人聚眾鬥毆,你儘快前去查看,收到回復!」

林宇拿起對講機:「收到,我馬上去。」

林宇調節好座椅,啟動車子,朝出事點駛去。

江城燒烤店門口,三個人正在圍着一個人拳打腳踢,那個人滿頭是血,他用胳膊護着頭,嘴裏不停地求饒。

「別打了,別打了,我錯了,兄弟們,我願意賠錢……。」

「媽的,老大的女人都敢動,今天不卸你一條胳膊你是不長記性,兄弟們,都給我狠狠打。」說罷,從後腰拔出了一柄長刀。

「我以後不敢了,饒了我這一次好不好,兄弟們,我有錢,我給你們錢,你們放過我行不行?」

「來,把他胳膊抓穩了。」

被打的人額頭瞬間冒出冷汗,臉色蒼白,嘴唇哆嗦,但再也說不出話來。持刀者揚起刀,用力朝下砍去。被打的人痛苦地閉上眼睛,他知道這刀砍下來他肯定骨肉分離了,但他根本沒辦法掙脫另外兩人。可讓他吃驚的是,他並沒有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睜開眼,只見一名警員抓住了拿刀那人的手腕。

拿刀的人罵道:「你小子誰啊?知道我是誰嗎?給我趕緊鬆手,趕緊的,哎哎,疼。」

林宇拿出手銬,說道:「來,自己銬上,不管你是誰,今天抓的就是你,還有你,過來,你們銬在一起。」

另外一個傢伙乖乖地過來銬住自己。

林宇對被打那人說道:「怎麼樣?你要不要緊?需要去醫院嗎?如果沒必要去,就跟我回派出所做筆錄。」

「我,我沒事,我跟你回去做筆錄。」

最後一個打人者見勢不妙,轉身就逃,跑到一輛停在路邊的車裡,迅速發動汽車,瞬間揚起一團青煙。

林宇轉身對輔警說道:「你申請支援,把他們都帶回所里,我去追逃跑的那個,注意安全。」

說罷,林宇飛身上車,飛馳電掣地追了上去。

城市的街道此刻最安靜,忙碌了一天的人們早已進入夢鄉。霓虹燈妖嬈的閃爍着。

兩輛車一前一後極速的在城市道路上飛奔,林宇出小彎道短暫加速,大彎臨近,開始收油,點下腳剎車,左滿舵,拉手剎,入大彎,停止收油狀態,加速行駛,眼見就要追到前車,突然前車來了個急剎車,撞上什麼東西,在空中翻了幾個跟斗然後重重地摔下。

林宇暗叫:「不好。」隨即也猛踩剎車,但為時已晚,他的車也撞在前面水泥墩上,只感覺車頭變輕,車尾朝前翻了過來……。

林宇迷離地睜開雙眼,血順着頭髮流了下來,然後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都挺可惜的,這位可是全國有名的心理諮詢師,年紀輕輕的怎麼會突發心臟病?死亡時間19號上午七點四十五分。你記錄一下。」

「可不是?他出版的刊物那都是在心理學界很有影響力的。確實可惜了。」

「這位民警是車禍那個吧?減速傷引起的顱腦損傷,主動脈破裂,馬上準備第三次手術,並且儘快聯繫病人家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