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給我挖坑?反手埋了禽獸》[四合院:給我挖坑?反手埋了禽獸] - 第3章 柱!姐姐的鞋墊,可還舒服

賈東旭,回到賈家,已經天黑了。

還沒進家門

他的寶貝兒子。

為了一毛錢買豬油糖,在小夥伴們面前炫耀一番。

棒梗硬生生的從賈東旭扣出了一毛。

一連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

這把賈東旭肉疼的。

他是二級鉗工,一個月工資才二十七塊五。

好傢夥,要養,賈張氏,秦淮如,三個孩子,全院就他賈家,過的最差。

到月底,兜里比他的臉還乾淨。

隔三差五的,還要找一大爺易中海,也就是他的師傅,救濟,救濟的。

這不,上個月還借了十斤的棒子麵。

易中海最大的心病,就是養老問題;賈東旭,父親早亡,雖然有賈張氏在,但是他作為院裡頭管 事的一把手,而且院里的終極大佬聾老太太,和他一家一起吃飯。自然是信心十足的。

順手收了他做徒弟,有這個名份在,他一大爺就是穩操勝卷。所以之前一大爺是完全偏袒賈家。

當然賈東旭也是很樂意的,有八級鉗工的關照,自己在一車間混的可不是順風順水。

有句俗話說:「有人就是豆沙包,又蠢又笨又草包」。

用來形容賈東旭在恰當不過了!都多少年了,才是個二級鉗工,這還是易中海,請了他的好朋友老王,去年二級鉗工考核的評委,喝了一頓酒,有意放水的。

但是,這些年,看到賈東旭對秦淮如的態度,易中海看着都有點慌了,如果自己養老也這個待遇。

卻也是恍然大悟,活人咋能在一課樹上弔死。

琢磨着這傻柱也合適,何大清恐怕是回不來了,哪天何雨水出嫁,不也是個孤家寡人。那時自己給他說上一門媳婦,這不就齊活了。

李富貴在他眼裡是個潛力股,不過前些年關係鬧的太僵了。

要想個好辦法改善改善一下關係。

·········

這一毛錢,卻是彷彿引爆了他的脾氣。

在門口,就已經開始罵罵咧咧。

一進家門,就把工具包,往椅子上一丟。

眼瞅着,飯桌上,略帶着為黑的粗糧,和幾疊鹹菜,頓時沒啥胃口!

聞着後院飄來的馬鈴薯頓牛肉的香味。

肯定又是李富貴在禍害整個四合院了。

他賈東旭

破防了,

把控不住了。

頓時,就沖秦淮如喊起來。

「你這婆娘,一點眼力勁都沒有,看見當家的回來,也不懂的遞上一杯茶水。」

「就是,東旭,要養活你們這些光吃不幹活的,掃把星,還凈生賠錢貨」。

這時坐在炕上納鞋墊的賈張氏,隨聲附和道。

秦淮如眼睛通紅的,眼淚兒在那打轉,隨時都要掉下來似的。

極不情願的去給賈東旭倒水。

······

「呸···」,你這要燙死我啊!賈東旭站起來,甩手就是給了,秦淮如一個巴掌!

嗚!嗚!秦淮如低聲抽泣起來。

這邊的吵鬧聲,把在炕上睡覺的小當吵醒了。

大聲的哭了。

一時間,

打罵聲,哭泣聲,在賈家此起彼伏!

賈張氏瞧見小孩哭了,也不上前哄哄,彷彿哭的不是他的孫女。

也對,賈張氏眼裡女孩都是賠錢貨,養大了就嫁了!所以不喜歡小當。不然為啥棒梗長得

白白胖胖的。

「哭,哭·····就知道哭,賠錢貨!就要把你們娘倆送回鄉下老家,還能省下不少的口糧!」

賈張氏埋汰着。「別人聽了還覺得東旭對你不好!做樣子給誰看。敗壞東旭名聲。」

秦淮如聽到回鄉下老家,她就強撐着打轉的眼淚。不敢發出聲音了。回鄉下的老家,就是她的軟肋,想當初她花了那麼大的心思,才嫁到城裡,雖說在賈家過的不是很好,賈張氏和賈東旭對她

也不好,早知道當初就選擇那李富貴的,現在的日子那是天天吃肉。

對於這一點她也是很後悔的。但是在那幫窮鄉下的親戚面前,她依舊是優越感十足。

瞧那表妹秦京如,每次回去都二皮臉似的,央求自己給她介紹城裡人。

所以,她是萬萬不能回鄉下老家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