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念西風獨自涼》[誰念西風獨自涼] - 005、仗責

蕭子衿只記得有個人闖了進來。她看不清這個人長什麼樣,只依稀看到他的一身白衣。

蕭子衿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睜開眼睛就看到睡在自己床邊的倚羅。

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身上的疼痛告訴她,剛才做的那一場夢不是假的。可身上的疼比不過心裏的疼。

忍不住痛哼了一聲,驚動了身邊的倚羅。

「公主,您醒了。」倚羅滿臉的擔心,「您還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蕭子衿搖頭,張開嘴動了動,卻只能擠出四個字來,「我,沒死么?」

倚羅一下子便哭得滿臉淚水,猛地搖頭,「公主,公主我們去求求將軍吧。這裡是什麼地方啊,公主,您會死的,會死的……」

倚羅痛哭起來,可是蕭子衿的心中卻是一片蒼涼。若是她也能哭一哭多好啊,可是現在的她哪裡能掉眼淚呢。

「別哭了,倚羅,他要的從來就不是我低頭。」蕭子衿伸出手摸了摸倚羅的頭。

現在的蕭子衿不過是赫連重的階下囚罷了,赫連中想要弄死她從來都是很簡單的事。留着她不過是想要給柳依雲出口氣。

蕭子衿淡淡一笑,「倚羅,我和赫連重,早就回不去了。」

從赫連重倒戈相向的那一日起,就再也回不去了。

若是真的能自己死了,那她死了也乾脆。可是原本就是屬於蕭景琛的皇位,還有如今所有的一切恥辱,她都要向赫連重和蕭景樞身上討回來。

赫連重哪怕是光明正大的扶持蕭景樞也就罷了,可是赫連重一家,明着暗着都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