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我為王》[水滸我為王] - 第5章

第5章韓清走出屋外,隨那士兵步行穿過幾個屋棚,到了另一間大一些的木屋,進去之後立刻就聞到屋子裡的酸臭以及羊膻氣味,抬起頭看見屋子裡躺着幾個病怏怏的人,臉色蠟黃。
孟頭領看見他進來便對他說:這些都是營里的兄弟,最近有幾個不知道因為是水土不服還是什麼原因,都是一個勁的拉稀,人都快拉死球了,你給瞅瞅咋回事?」
韓清心裏說:我就是懂點急救知識而已,至於治病看人,我哪球知道那麼多?
不過如果是拉肚子的話,弄點葯吃了止瀉就行了」。
他走到其中一個病人面前,讓病人伸出舌頭看看舌苔,然後摸摸病人的額頭,並不發燙又摸摸病人的脈搏,似乎是強勁有力。
之所以說似乎是,是因為韓清根本不懂望聞問切的醫生常用手段。
韓清問那病人:身體可有其他不適?」
那病人看着他皺着眉說:胎毛還沒長齊的娃子,能給瞧病?」
孟頭領對那病人低喝一聲:張原不得無禮,這位韓清和一高人學過醫治之法,你先讓他看看再說」。
張原點點頭就對韓清說:腹中疼痛不已,肚子里有點貨就想瀉出去,喝點水也全都泄出去了,泄的茲茲叫」。
看來就是拉肚子拉的精神萎靡。
韓清就問他最近吃過什麼,張原回答說:在這草原上就是吃羊肉吃饢餅,其他的想吃也沒有啊」。
喝的水是否燒開?
是否是熱水?」
韓清問他。
張原說:在這地方吃點半生不熟的烤羊肉,喝幾口涼水就立刻出發執行任務,哪有什麼時間喝熱的開水啊?」
韓清想了一下,估計是吃完羊肉喝了涼水,這草原上的水奇冷,羊肉進肚又被冷水一激,每日里有總是風餐露宿,腸胃肯定受不了。
於是他扭頭對孟頭領說:舌苔發白,並未發現發高燒跡象,脈搏跳動平穩,看來是吃了不熟的東西又喝了生水導致腸胃不適」。
孟頭領一臉平靜的看着他:可有良策?」
韓清仔細想了一下河北內蒙這些地方的草原植物,便對他說:這草原上有可以治療的草藥,名曰白頭翁,可以用白頭翁湯治療,效果會很快」。
白頭翁是什麼東西?
可是那種白色頭的飛鳥?」
不是,我說的白頭翁是一種草藥,又叫老姑草、奈何草,長出的花像是炸開的頭髮一樣」。
孟頭領聽了一呆,心裏暗想:這韓清說話怎麼有點不着調?
什麼叫炸開的頭髮?」
不過還是臉上平靜的對他說:你去采來,若是治好我這幾個兄弟,那是萬分感謝的」。
韓清帶着幾個人在草原上找到這草藥,挖了取回來讓孟頭領看,旁邊的士兵一看就說:這不就是貓爪子草嗎?
這個能治病?」
孟頭領也是一臉疑惑:這種草在草原上見得多了,居然是草藥?」
韓清說:草原上有不少好的草藥,在懂得人眼裡就是葯,在動物眼裡那就是吃的草而已」。
說罷便把白頭翁的草根掰出來,讓士兵洗凈切開,順手採的黃柏和白芷配上,讓人找了個砂鍋去熬湯。
熬出來湯之後待放的可以進嘴的溫度便讓那幾個拉肚子的士兵喝下。
然後坐在一邊和士兵們一起聊聊天,從聊天過程中,韓清才知道這裡是宋遼邊界的寧化也就是山西往北的地區,並且是深入遼地八十里地了。
自己身處兵營乃是河北禁軍的斥候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