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家的錦鯉妻,治病救人超厲害》[首輔家的錦鯉妻,治病救人超厲害] - 第7章 銀子到手(2)

在了自己身邊,感覺有些不太真實,但是房頂上那隻老鷹是真的存在,大哥也不是胡說的人,這地上的野兔更是說明了這動物真的是有靈性的。

「爹說的對,我們要好好伺候這隻鷹,這老鷹可以說是鳥中之王,猶如人中龍鳳,這件事不能輕視,首先還要保密,不能讓外人知道老鷹與我們家的關係,以防有歹人對它起了歹心捕捉它。」

隨後他說了一些達官貴人喜歡豢養一些珍奇禽獸來賞玩,如果被人知道他們家來了一隻這麼有靈性的老鷹,肯定會有人來捉它。

趙老頭聽聞後看向幾人,「阿衍說的對,你們都聽到了嗎?一定不能到處去宣揚這件事情!」

說完他又專門對着趙明嵐叮囑了一遍,這姑娘平時愛招搖,有個好的恨不得讓全村人都知道。

趙明嵐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保證着,絕對不會說出去。

白迎昭看了眼趙君衍,心裏稱讚。

這相公也不是只會讀死書的人,思維縝密,做事小心,很有前途。

隨即又想到一事,「娘,做肉乾的法子娘你也知道,我今天要去城裡恐怕是等不及,這幾隻兔子你就先拿三隻做成肉乾,其他的剝皮處理好後放那以後慢慢吃,瞅機會我們拿給老鷹一隻。」

「它一般不會攻擊人,大伙兒沒事不要逗弄它,該幹嘛幹嘛吧。」

幾人說了一會話,天也逐漸大亮,余氏讓白迎昭去洗漱收拾東西,她趕緊去廚房給她和趙金桂做些吃的,一會她與老大兩個還要趕早去城裡。

四十多里的路,搖搖晃晃將近一個半時辰才走到,白迎昭只覺得自己的屁股要開花了。

趙金桂見她走路姿勢彆扭,就笑呵呵的說道:「阿昭你還沒有坐習慣,以後來回多坐幾次就不疼了。」

兩人進了城,哪裡也沒有去,首先就去了仁心堂,趙金桂倒是來過幾次,一次是上個月阿衍受傷來請了大夫,一次是前段時間帶着阿昭的方子過來抓藥,所以進了大堂也不打怵,十分大方的找跑趟的葯童讓找他們掌柜的過來。

兩人衣着樸素,但是打扮的整整齊齊,眼裡沒有唯唯諾諾之感,一派坦然的站在那裡,倒是讓那個葯童高看了一眼,依言進去找掌柜的過來。

白迎昭見趙金桂昂首挺胸一臉淡然的做派,不由得低聲一笑,「大哥你真厲害,這麼多人也不怕。」

趙金桂低咳一聲,臉上露出不自然的尷尬,低聲側頭說道:「我都是跟老三學的,你是沒見過他在人外面就是這樣子,真能鎮得住場子。」

聽他這麼一說,腦子裡不由得浮現出那天自己激怒他的樣子,見他又憋屈又難堪,不由得暗暗覺得好笑。

掌柜的一出來兩人趕忙上前,也不廢話,白迎昭直接拿出一大包晾晒乾凈的益母草和板藍根讓掌柜的長眼。

「藥材處理的很好,很乾凈,益母草300文一斤,板藍根200文一斤。」掌柜的面色平平,倒是沒有什麼情緒。

等到葯童去拿秤的時候,白迎昭低聲說道,「掌柜的慧眼識珠,價格公道,我這裡還有一些好藥材,不知道掌柜的收不收?」

此處人多眼雜,她開始不敢貿然拿出來,見掌柜的挺公正,於是把放在背簍藥材底部的布包掀開了一角,露出半截人蔘給掌柜的看。

掌柜的雙眼一亮,抬眼看了她一眼,立刻嘴角帶笑,大聲說道:「東西有點多,兩位隨老夫到後院來過秤。」

走到後院進了一個房間,趙金桂在門口等候,屋內,白迎昭拿出了人蔘。

人蔘這種稀缺藥材可遇不可求,雖然只是三十年份,但是這株人蔘品相完整,根須都沒有一絲的損壞,掌柜的看了以後,兩人討價還價,最後以八十兩銀子的價格收下。

隨後,白迎昭從隨身帶着的包袱里拿出一個小小的瓷瓶,「陳掌柜,這是我自己做的解毒丸,有兩顆,可以解除大部分的毒素,這葯是晚輩送給您的,以後晚輩還有一些藥材需要拿到您這裡賣,還請陳掌柜多照顧一二。」

陳掌柜握着藥瓶摸了摸鬍子,笑着收下,當面打開瓶蓋倒出裏面的藥丸,只見那藥丸烏黑,散發著淡淡的亮澤,還有一股葯香,他也是行家,一聞便知確實是解毒藥丸,裏面還用了兩位稀缺的解毒草藥,不由得對眼下這姑娘另眼相看了兩分,心裏暗暗記下了她。

從藥鋪出來,趙金桂也不敢當面問人蔘的價格,白迎昭順手給她比了比手指,驚的他差點叫了出來。

從懷裡掏了五兩銀子拿給大哥趙金桂,給了他個採買的清單,兩人分開去採購,一個時辰後在車馬腳行那裡聚頭。

攏了攏肩上的包裹,裏面是剛才在藥鋪買的一些丁香草果花椒等現代常用的調料,那陳掌柜也是個會做生意的,給了她比較低的價格,只說以後有好藥材儘管拿給他。

從藥鋪出來,找了個路人問了安遠書局的方向,拿着趙君衍的書去了書局。

剛才在牛車上的時候無聊間她翻了下書的內容,發覺她也是能夠認識裏面大部分字,有少部分比較晦澀的文字不認識,不過讓她寫份家書或者菜單是沒問題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