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難過美人關》[世子難過美人關] - 第3章 救人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蘇寞吐了靖南王府二少爺一身,最直接的結果是和她拜堂的不再是人,而是臨時抓來的公雞。
禮成之後,她也沒有如司儀喊的那般送入洞房,而是送入了……柴房。
柴房的門因為平常多緊閉,打開時,一股子刺鼻味道撲面而來,實在是難聞。
而且門打開時,正有兩隻老鼠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興緻正濃,突然被人驚擾、圍觀,嚇的直往柴堆里鑽。
蘇寞驚呆了,畢竟以前沒見過這麼刺激的場面。
身後的婆子沒耐心,一把推在她後背上,「快進去!」
蘇寞被推了一踉蹌,一起被關進來的還有她的貼身丫鬟半夏,以及那隻被臨時拉來拜堂的公雞。
半夏氣急敗壞道,「我家姑娘是嫁過來沖喜的,你們怎麼能把我家姑娘關在柴房裡呢?
!」
婆子關門,往門內「呸」了一口。
不過是個私生子生的,也就信王府倒霉,嫡出的兒子孫子接連出事,才叫他們一個私生子連庶出都算不上的一家子撿了大便宜。
不感恩戴德就罷了,竟然向天借膽,敢推雲二姑娘下水,把他們大少爺氣吐血,還吐了他們二少爺一身污穢…… 把她們關柴房都算輕的了!
半夏阻攔不住,落鎖聲還是傳了來。
半夏急哭了,看着蘇寞道,「姑娘,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會兒已經是傍晚了,要是不能出去,她們就得在柴房過夜了,這樣的地方,她都待不住,何況是姑娘了。
蘇寞哪有心思管這些,她腦袋暈的厲害,趕緊把鳳冠摘下來,揉酸澀的脖子,才覺得緩過來一口氣。
至於在柴房過夜?
那是不可能的。
知道門外婆子沒走,蘇寞笑對半夏道,「哭什麼,這是好事,柴房是臟點亂點,但怎麼比進新房好啊。」
半夏眼淚掛在睫毛上,獃獃的看着蘇寞。
姑娘是氣傻了嗎?
柴房還能比新房好?
門外守門婆子耳朵也束了起來,覺得新過門大少奶奶腦子不好使,就聽蘇寞的聲音清晰傳來: 「你想想靖南王府大少爺要在我面前咽氣了,我不得活活嚇死啊,我寧肯待在這裡。」
半夏這丫鬟好糊弄,頓時不哭了。
她擦掉眼淚,四下掃了一遍,道,「可都沒地方坐。」
還有老鼠。
「坐了半天,站着活動活動筋骨也好,」蘇寞道。
站一會兒就成了,以靖南王府對她的厭惡,一刻都不會讓她好過的。
如蘇寞預料的那般,守門婆子也覺得柴房沒有死人嚇人,當即去稟告,不多會兒回來,就又把蘇寞主僕從柴房裡拉了出來。
不是誇張,是真拉。
半夏那丫鬟聽完蘇寞一番話,真心覺得柴房沒新房嚇人,抓着門死活不肯出去,以至於蘇寞被推進新房的力道比進柴房時還要大。
被推的腳步踉蹌,險些栽了跟頭,好險穩住身子,頭上的鳳冠往前一飛,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之前柴房落了鎖,這會兒新房婆子只把門關上了,畢竟大少爺還在呢,哪怕昏迷不醒也不敢把他關裏面。
但婆子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