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難過美人關》[世子難過美人關] - 第2章 出嫁(2)

晃了好一會兒,蘇寞氣不過,大叫道,「別晃了!」
絕對是故意的!
不想娶她可以不娶,何必這麼欺負人?

喜娘就跟在花轎邊,過來笑道,「姑娘息怒,這是顛轎,姑娘方才讓迎親隊伍好等,這是給新娘子的教訓,你要生氣了,把腳邊的香爐踢翻,他們就不會顛你了。」
喜娘話音未落,一精緻小巧的香爐就被踢飛出來,飛的老遠。
這新娘子可真有勁。
喜娘捂嘴笑。
踢了香爐,果然花轎不顛了,然而也只消停了一刻鐘,花轎又開始顛簸起來,蘇寞撩着珍珠面簾找了一圈,花轎內沒香爐可踢了,她扶着鳳冠問喜娘,「這回踢什麼?」
喜娘一臉尷尬。
頭一回顛轎是習俗,這回可不是了。
人家靖南王府對她這個過門的大少奶奶不滿,存了心給她苦頭吃呢。
蘇寞顛簸的作嘔,「讓花轎停下,我快要吐了。」
喜娘嚇道,「姑娘,你可不能吐花轎里。」
她當然知道不能吐花轎里了,那噁心的是她自己。
喜娘趕緊讓轎夫消停,轎夫面無表情道,「是二少爺的吩咐。」
他們只是聽吩咐辦事,二少爺不說停,他們不敢不聽。
喜娘又去找靖南王府二少爺。
雖然是沖喜,但不論是信王府還是靖南王府對這場婚禮都很看重,十里紅妝,吹吹打打,靖南王府大少爺昏迷不醒,則由二少爺代為迎娶。
只是這二少爺臉色很不好,騎在馬背上道,「繼續顛!」
喜娘灰溜溜的回去,蘇寞坐在花轎里,被顛來倒去,胳膊後背不知道撞了多少回,撞的喜娘都不忍心聽,沒見過這麼折騰新娘子的。
好在信王府離靖南王府不遠,趕着沖喜也不像尋常人家繞着京都走一圈,很快就到靖南王府了。
好不容易花轎不顛簸了,又鑼鼓喧天,禮炮齊鳴,幾乎把人的耳朵震聾。
禮節一應俱全。
花轎停下後,靖南王府二少爺射花轎,然後就是請蘇寞下轎。
蘇寞趕緊把蓋頭蓋上,只見轎簾掀開一角,一柄玉如意伸了進來,畢竟不是真的新郎官,不能有肌膚之親。
只是蘇寞才抓住玉如意,就被用力往前一帶,蘇寞剛顛簸了那麼久,還沒有從暈眩中安定下來,再加上受驚,被外頭太陽光一刺,極力壓制的嘔吐感席捲歸來,帶着排山倒海之勢。
「嘔……」 蘇寞壓制不住,吐了對面之人一身。
玉如意脫手,隨之而來的事清脆碎裂聲。
喧鬧的場面一下子就寂靜了下來。
靜的可怕。
玉碎人亡。
不是好兆頭啊。
而且那玉如意還是當今皇上御賜…… 靖南王二少爺謝柏衍臉色之陰鬱暴戾,來觀禮的人都擔心他會一個控住不住讓新娘血濺當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