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帶着種田遊戲被流放了》[世子妃帶着種田遊戲被流放了] - 第2章 怨種原配的自我修養

「小姐你醒了?」

剛熬完葯回來,聽到院子里動靜的丫鬟白雨連忙把端着的葯碗放下,從柜子里拿出一件披風跑到院子里給江浸月披上。

「白雪呢?她怎麼沒在小姐身邊伺候?」白雨皺着眉頭望向屋子裡。

白雨白雪是安寧侯府給江浸月的貼身侍女,白雨比較穩重,白雪比較活潑。

按理說白雪應該在江浸月身邊照顧着,但原主昏睡之前讓她去買福記的杏仁酥了,到現在她也沒回來。

「我睡了幾個時辰?」江浸月只記得自己中間醒了一陣,但並不清楚從原主昏睡到現在到底過去了多久。

「三個時辰。」白雨答道。

六個小時過去,別說是去買杏仁酥,便是做也該做好了。

江浸月揉了揉太陽穴,梳理了一下這本書的劇情。

可她從頭回憶到尾,也不知道她這個男二早死的沖喜原配的侍女在即將被抄家流放之前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算了先不管她,」現在她也顧不上白雪了,「咱們去找世子。」

江浸月這是嫁進王府的第二天,昨天給公婆敬了茶上了皇家玉碟,回府之後就病倒了。

今天怎麼說都得去看一眼那個自打拜完堂就連個鞋面子都沒見過的世子老公。何況接下來有大事發生,不去找他也不行。

白雨臉上一喜,連忙道:「好的小姐,奴婢這就為您梳洗打扮。」

以前看電視劇小說的時候不覺得,現在聽到別人自稱「奴婢」,江浸月多少有點不自在。

說起江浸月的便宜夫君沈扶陽,江浸月就不得不感嘆,「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觀眾的。」

沈扶陽十五歲之前可是意氣風發的天之驕子,三歲習文,五歲習武,詩書騎射樣樣精通,十三歲跑去軍中歷練,回來就撈了一個將軍當。

可惜十五歲那年在凱旋歸來時遭到刺殺,命是保住了,卻身中劇毒。

沈扶陽在床上躺了三年,眼看着就要油盡燈枯,撒手人寰了。老皇帝聽說這大孫子快不行了,聽信謠言說是安寧侯府的嫡長女江浸月與沈扶陽命數相合,二人成親或許能給沈扶陽沖喜。

賜婚聖旨一下,沈扶陽竟然就好了許多,都能起床走兩步了。

正好江浸月還沒及笄,一看沈扶陽身體好轉,大家也就不着急了,硬是拖到今年才成親。

說起來是真的邪乎,江浸月嫁過來之後,正好就找到了沈扶陽所中劇毒的一部分解藥。雖說他中毒時間太長,不能完全解毒,起碼也是有希望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一向身體健康的江浸月卻突然病倒。

大家都傳是江浸月的福氣被沈扶陽奪走了,所以沈扶陽能好,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