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寵而嬌》[恃寵而嬌] - 第8章 定婚事

  沈夫人當下脫了手上的一隻玉鐲套到了潘玉良手上,潘玉良又驚又懼地忙推說不要。

  沈晏均卻在一旁捉住好的手,讓她掙脫不得。

  「這是母親給你的,你姐進門時也有的。」

  潘玉良又氣又惱,那一樣嗎?那能一樣嗎?

  沈夫人把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不動聲色地看了潘如芸一眼,開着玩笑說,「良兒也算是我看着長大的,我沒有女兒,以前還老想着要不要把良兒認回來當乾女兒,這下好了,成了我的兒媳婦,我是打心眼裡高興。」

  沈夫人說的倒也真心,自打潘如芸嫁給沈晏均後,潘玉良沒少往司令府里跑,她長的好,人又活潑,司令只有兩個兒子,潘家這樣一個嬌嬌女兒也是寵着縱着,司令跟夫人都喜歡。

  只是出了陳家這檔子事,潘玉良嫁進司令府是福是福暫時還未可知。

  關於婚禮的細節自然還是有些要說的,沈晏均看潘玉良精神不濟的樣子,先行抱着潘玉良回了房。

  她傷着腿,沈晏均這樣抱來抱去的,其他人也沒什麼可見怪的。

  等一回房,潘玉良連忙要去脫手上的鐲子,被沈晏均一把按住,沉聲地說了句,「良兒。」

  潘玉良倔強地抬着下巴,惱羞成怒地看着他,「不是說了權宜之計嗎?這算什麼?這算什麼?」

  說著竟要哭起來。

  沈晏均握着她的手不讓她亂弄,也不哄她,只說,「你當這司令府是什麼地方,你想進就能進來?如果讓我父親知曉這是你父親的權宜之計,在潘家看來,這不過是司令府的舉手之舉。但實際上,這是你沈家與陳家的恩怨,硬要拖着師令府下水。」

  沈晏均把事情說的嚴重,潘玉良也明白,要不是她,司令府完全沒有必要蹚這渾水,沒必要豎下陳家這個敵人。

  沈晏均硬話說完,又哄了哄她說,「父親母親他們都十分喜歡你,若我是真心要娶你,這渾水蹚便蹚了。你要乖一點,莫要再惹下不必要的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