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寵而嬌》[恃寵而嬌] - 第3章 頭也很疼

  沈晏均沒有再吭聲,由着她哭着,潘玉良自己哭了一會,主動把腦袋往沈晏均腿上靠。

  等到了醫院,潘玉良已經靠着沈晏均的腿睡著了,司機停好車下車替沈晏均開了車門,沈晏均將人從車上抱下,一路抱進醫院。

  家裡早給醫院搖了電話,醫生已經在醫院侯着了。只等着他們一到,就立即推了張床過來,直接推進了診室。

  安排過來的醫生沈晏均也認識,還有點熟,是曾經隨過軍的梁醫生,還曾幫沈晏均包紮過傷口。

  沈晏均對着梁醫生說,「小腿應該骨折了,其他外傷應該沒有。」沈晏均自己受過不少的傷,也在軍營里幫過別人包紮過大大小小的傷。

  潘玉良從二樓摔下,他不用看就能猜出會是什麼後果。

  梁醫生點了點頭,掀開潘玉良的裙子,拉到了膝蓋。

  潘玉良是在醫生碰她的腿的時候疼醒的,一醒來就呲牙咧嘴地喊疼。

  梁醫生給她打好石膏,安慰她說,「不是什麼大事,休養幾個月就又能活蹦亂跳。」

  潘玉良才不信他的鬼話,又叫着,「我的頭也很疼。」

  梁醫生這才往她臉上看,似乎是有點不正常的紅暈。

  梁醫生拿手在她額頭上探了探,然後說,「有點低燒,不放心的話就住院吧,有其他家屬嗎?住院還是得有人照顧。」

  潘玉良開始懷疑他的醫術,沈晏均還沒來得及開口,她便先嚷嚷上了。

  「醫生,你確定只是低燒嗎?我頭疼得厲害着呢。」

  梁醫生摸摸鼻子,笑着說,「有時候哭泣也會導致人頭疼。」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