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心尖妃》[攝政王的心尖妃] - 第七章 梁王病發(2)

/p>

子安聽得這話,便知道梁王以前不曾發作過癲癇,這是頭一次,所以慕容桀與皇后才會這般手足無措。

她退了出去,慕容桀神色淡淡地看着她。

子安不敢抬頭,這攝政王雖然整體給人的感覺都是閑閑淡淡的,但是,總覺得他身上有一股子凌厲的氣勢,逼得她不敢仰望。

「你懂得醫術?」慕容桀忽然出聲問道。

子安謹慎地回答:「回王爺的話,臣女對醫理只是略懂一二。」

慕容桀便沒再說什麼,這銳利而放肆的眼光讓子安渾身都覺得不舒服。

片刻之後,皇后與御醫出來,皇后朝御醫努努嘴,御醫拱手,走到子安的面前。

子安知道他是要來驗證自己是否不育的事實,她輕輕地把手腕伸出去,御醫也不避嫌,直接就敲上了她的脈搏。

從御醫的態度,可以看出皇后對她改觀不大。

御醫問診完畢之後,走到皇后面前,輕輕地搖了一下頭。

皇后嗯了一聲,道:「你先去進去照顧梁王,本宮有事自然會照顧你。」

御醫道:「是,微臣告退。」

御醫躬身退下,剛掀開帘子想進入側殿,子安卻忽然喚住了他,「御醫,殿下剛大發作過,會進入嗜睡期,但是也有可能會突發攻擊人引致激動再度發作,所以,御醫可用耳針刺穴放血,如此半月之內,都不會再發作。」

御醫微怔,「刺穴放血?」

「是的,且最好三日一次,否則,按照梁王殿下剛才的情況,還有可能在十天之內再發病症,只是,不知道梁王殿下,可是頭一遭發作病症?」子安伸手撥了一下額際的亂髮,露出明亮卻專業的眸光。

皇后緩緩地問道:「你懂得針灸之術?」

子安恭謹地回答:「回皇后娘娘,臣女略懂一二。」

針灸之術從戰國時期便有了,皇帝內經便曾對針灸作過記載。

子安知道這個時代針灸的技術還是很落後,懂得針灸之術的人,多半是御醫和民間比較有名的大夫,但是精通的人不多,用針如神的人,更是沒有幾個。

子安在現代便曾跟中醫院的楊教授學習針灸,長達五年的時間,雖然還沒時間鑽研更深一步,但是,以她現在的針灸技術,為梁王治療癲癇還是可以的。

御醫顯然有些不悅,道:「你對醫術也不過是略懂一二,如何敢口出狂言說耳針放血可治癒殿下?莫非你認為你懂得比本官多嗎?」

子安神色有些惶恐,「不,不,我沒有這樣的意思,我只是提個建議,自然,御醫是有其他法子治癒梁王殿下的,我……我只是不想見梁王殿下一再發作,損害身體,我沒有其他意思……」

她結結巴巴地解釋,又驚慌地瞧了皇后一眼,幾乎着急得要哭出來了。

皇后蹙眉,「御醫,她說得可有道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