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座:諸神的戰役》[神座:諸神的戰役] - 引子一:倒吊的神明(1)

我曾跨越一切,從生命伊始至化為塵埃,世間萬物,無我不曉之事,我既是時間,亦是生命的源頭。

1885年,英國,倫敦

夜晚,路燈亮起,瑪莉勒本區的燈光一直都是那麼灰暗,天空中永遠不會散開的霧,是工業革命最好的證明,空氣里瀰漫著腐臭味,街道上時不時跑過一架馬車,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街道上已經沒有什麼人了,整座城市除了紅燈區仍在攬客的女人,彷彿已經睡著了。但是,有一些人,是永遠不會休息的,他們是最濃郁的黑暗,是罪惡的源頭。

埃爾伯特,你聽見了嗎,我的咖啡,你聾了嗎?一個穿着不合身的灰色西裝三件套,留着八字鬍,戴着單片眼鏡,身材微胖的人,對着旁邊的人喊到。

不,先生,馬上就來。年輕人端給他咖啡,抱怨到不過先生,我是你的助手,不是你的傭人啊!

有區別嗎!

沒有,沒有。年輕人應和道,年輕人長的倒是平平無奇,就是眼睛,不像是一般的高加索人種,有着藍色的眸子,這位的眸子,則是無比的深邃,彷彿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眸子的顏色更是奇異,是少見的猩紅色。

一天天的,所有的案子,都被貝克街的那個混蛋給搶走了,誰能找我啊

那不是他們沒有眼力見嗎,不知道您乍得威爾先生的厲害,我可是知道您才是一流偵探的。年輕人奉承一邊說著,露出諂媚的笑容,一邊遞過咖啡。

乍得威爾接過咖啡,喝了滿滿一大口,之後便滿足的窩進了沙發里,靠着壁爐,點燃了煙斗,一股劣質香煙的味道瀰漫了整個房間。

咳咳,咳咳,真嗆啊,乍得威爾先生,您介意我開下窗戶嗎?

介意,你真是沒用!乍得威爾眼睛都沒睜,就怒喝了一句

青年手都已經拉開了窗帘的一角,看到窗邊蹲着一隻黑色的烏鴉,他跟烏鴉對視了一眼,聽到着喝聲,只能無奈的放下手,靠在了旁邊的牆上。

正在這時,房門發齣劇烈的響動,有人在激烈的拍着門。乍得威爾,你在家嗎?快點開門。

年輕人快步上去打開了房門,門口站着一個面色發黃,獐頭鼠目,生着一雙黑色的眼睛,身形消瘦但具有偵探家風度的中年人。倆人對視了一眼之後,年輕人迅速回頭激動地對着屋內大喊道:乍得威爾先生,是雷斯垂德警探,我們有案子了。

什麼!乍得威爾砰的一下,從沙發上彈起來,快步走向門口,滿臉堆笑,握住了面前男人的手:可算盼到你了,尊敬的雷斯垂德警探,請問有什麼案子要來找我呀?

夏洛克去度假了?不在貝克街,沒辦法,我只能來找你了

先生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我跟夏洛克那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