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天尊》[神醫天尊] - 第5章(2)

大夏律例,罪大惡極者,可受千刀萬剮之刑。

千刀萬剮,一共是abc 六百刀。

abc 六百刀,少一刀,都不算千刀萬剮。

沒剮滿abc 六百刀,罪犯還不能死,不然也不算千刀萬剮。

嘩!

緊接着,寒光綻放,蕭策的手中出現了一把手術刀,寒氣逼人。

他要做什麼?

掏心掏肺嗎?

不…那是青龍會少主,他怎麼敢?

韓君的那些狗腿子,全部被嚇住了,在雲城,青龍會就是天,就是地,誰敢對韓君掏心掏肺?

然而,今天卻有人敢!

不僅掏心掏肺,還要千刀萬剮。

很快,在他們的目光注視之下,韓君的衣服被手術刀給挑開了,胸膛與肚子露在外面。

「不…你要做什麼,你要做什麼,嗚嗚嗚…你放了我,我求求你放了我……」韓君嚇得已經尿褲子了。

「你也知道什麼是絕望嗎?」
蕭策眯着眼睛,可可才五歲,這個混蛋都能下得了手,他會便宜了這個混蛋?

緊接着,在諸多目光注視之下,蕭策的手術刀放在了韓君的肚子上。

「不對,腎臟不在這個地方,還要往下面一點!」
蕭策手術刀緩緩往下。

「不……」韓君搖頭,嚇都被嚇死了。

可是下一秒,手術刀緩緩入內,鮮血猶如噴泉一般揮灑。

「啊……」哀嚎聲悲天憫人,不絕於耳,好在夜總會的隔音效果超好。

變成血人的韓君拚命掙扎,生不如死。

沒過多久,他的第一顆腎臟,生生被蕭策用手給抓了出來,就放在韓君眼前的板凳上,。

殘忍!

太殘忍了!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只是剛剛開始。

「啊啊啊啊…我求求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韓君搖頭,感覺到了什麼是絕望。

「才一顆腎臟,距離死亡還遠呢!」
蕭策抽出一根銀針插在韓君的身體上,那噴出的鮮血立馬止住了。

他沒讓韓君死,韓君豈能死?

接着,第二顆腎臟摘下來的時候,都不帶流血的,只能感到疼痛。

「啊啊啊…不要啊,爸救我啊,爸,快救我啊…蕭策,我求求你放了我!」
整個房間,都是韓君的哀嚎之聲。

「兩個腎臟而已,我女兒都能受得了,難道你就受不了嗎?」
蕭策問道。

「不不不……求你放了我吧!」
韓君搖頭,蕭策就是一個魔鬼。

「你做那人神共憤的事情,可想過有今天?」

「你拿我女兒腎臟的時候,可想過有今天?」

噗嗤!

一刀落下,一塊鮮血淋漓的肉直接從韓君的身上割下來了,就放在桌子上面。

千刀萬剮!

這,只是第一刀!

接着——

第二刀!

第三刀!

第四刀!

……

一塊塊的肉被蕭策毫不留情的割了下來。

韓君疼昏過去,又被蕭策用銀針扎醒。

恐怖嗎?

絕望嗎?

那些小弟,早已經嚇得渾身發軟。

「你殺了我吧,我求求你殺了吧,我不想再受這種折磨了,嗚嗚嗚……」

生不如死的感覺,韓君是深深體會到了。

什麼時候死都是一種奢望?

這就是!

韓君,不是最後一個。

這後面還有人,一個都跑不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