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 - 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第4章  (2)

京曄把剪刀接過去,立刻就放在了柜子的最上方。
阮喬喬看着他的舉動,幽幽地想:他這是覺得,放得高一點,我就夠不到了嗎?
黎京曄鬆了一口:「喬喬,今天太晚了,只能我先幫你換衣服。
等明天,我跟娘說一下,讓她給你派個使喚丫頭。」
聲音醇厚,絲絲點點的熱氣噴洒在阮喬喬的脖子上,彷彿帶着某種魔力。
黎京曄的動作很利落,彷彿也在避免讓阮喬喬的身軀過長時間地暴露在空氣裏面。
他把厚重的嫁衣扔在一旁,然後拿起床上的睡衣套在了阮喬喬的身上。
換好衣服,黎京曄又把阮喬喬輕輕地按坐在床上,蹲下身脫了她的鞋。
「好了,喬喬,可以睡了!」
阮喬喬看了看黎京曄乖乖地躺在了床上。
黎京曄看了一眼床鋪和床鋪上的阮喬喬,怕阮喬喬晚上會掉下來。
「喬喬,往裏面些。」
阮喬喬往裏面挪了挪,她以為黎京曄會睡上來,結果他只是俯身幫她蓋好了被子就轉身走了。
阮喬喬好奇地看向黎京曄,黎京曄去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床被子,然後走到離床不遠處的軟榻上和衣躺下了。
阮喬喬輕嘖了聲,轉過身,面朝床裏面閉上了眼睛。
她沒有再警惕黎京曄,這男人都做到這種地步了,肯定不會在她睡着時偷偷摸摸做些什麼的。
這一天,她真的是太累了。
一夜好夢。
清晨,阮喬喬身為僱傭兵的生物鐘準時讓她清醒了過來。
哦,當然,也是被餓醒。
她想起來,她昨天不僅什麼都沒有吃,甚至滴水未進。
她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就像去找點吃的。
看了眼還在睡的黎京曄,阮喬喬放緩了腳步。
然而她窸窸窣窣的聲音早就吵醒了黎京曄,他之所以沒有睜開眼睛,就是想看看阮喬喬到底想幹什麼。
他昨晚睡覺之前,回顧了一遍一天發生的事情。
他總覺得阮喬喬的一舉一動似乎不是傳說中那麼的傻,最起碼她應該是聽得懂簡單的話語的。
而且也知道睡覺要給自己換衣服,那身睡衣就是最好的證明,那是她自己在他去倒水的時候翻出來的。
不要說只有阮喬喬保持着身為僱傭軍的警惕和懷疑,黎京曄也是一樣的。
這幾年他一直過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危險意識極強。
他看着阮喬喬小心翼翼地向門口挪動,終於忍不住從床榻上半坐了起來。
疑惑地開了口:「喬喬,你去哪?」
阮喬喬被嚇了一個激靈,她回頭有些兇狠地看了一眼黎京曄。
這男人不是剛剛還睡得沉沉的嗎,突然開口是想嚇死誰呢?
黎京曄下了床,幾步就走到阮喬喬面前。
他拉着阮喬喬的手就往床邊走,一邊走還一邊說。
「喬喬乖一點,天還未亮,不能出去,再睡會!」
阮喬喬伸手扒着門框不肯走,黎京曄沉下了臉。
「喬喬!」
阮喬喬一臉委屈地看向黎京曄:「餓餓,吃飯飯。」
黎京曄一愣,他倒是忘了,她從昨天開始該是什麼都沒有吃過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