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 - 神醫嬌妻:軍閥心尖寵第4章  

黎京曄和阮喬喬兩人都傻了。
阮喬喬衣服脫到一半,剛剛又被剪刀剌出了一條大口子。
白皙的皮膚,精緻的鎖骨,鮮紅的肚兜裸露在空氣中,酥胸半露,春光乍泄,美不勝收。
黎京曄漆黑的眼眸中泛起**,喉嚨微緊,指尖忍不住搓了搓,一股熱流直衝下腹而去。
阮喬喬舉着剪刀愣在那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去拉衣服吧,她現在是個傻子,還是個穿衣吃飯都不會的傻子,拉衣服那不就穿幫了嗎?
不拉衣服吧,黎京曄就那麼直勾勾地看着她,她也是要臉得好嗎?

雖然說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她也負責過**。
可現在情況不一樣啊,黎京曄是她名義上的丈夫啊!
黎京曄乾咳了兩聲,快步走到阮喬喬身邊,幫她攏了攏衣服,由衷讚歎。
「喬喬,你很漂亮。」
阮喬喬笑彎了雙眼,那必須的,她第一眼看到這幅身體的樣貌時也被驚艷了好嗎?

黎京曄揉了揉阮喬喬的發頂:「誇你漂亮,你聽懂了是嗎?
嗯?」
阮喬喬笑得更歡樂了。
那可不,女人都是愛美的,阮喬喬自然不例外。
雖不想承認,但黎京曄確實對阮喬喬剛剛那副模樣起了慾念。
現在看着阮喬喬晶亮猶如星辰的眼眸,黎京曄暗罵了自己一聲:畜生。
黎京曄閉了閉眼睛,把那股**壓了下去。
雖然阮喬喬的年紀在這個時代已經算大齡了,但是她心智不健全,在黎京曄看來就是個孩子。
對着一個孩子起慾念,黎京曄都想一槍斃了自己。
黎京曄把阮喬喬拉起來,伸手去脫她的衣服。
阮喬喬握緊了手中的剪刀,身為僱傭兵,她直面人類最黑暗的一面,對人的**極其敏感。
她自己也知道她剛剛那副模樣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多大的誘惑。
可明白歸明白,並不代表她能夠理解男人的**。
如果黎京曄敢對她一個傻子用強的,就算拼了這條命,也要讓他這輩子再也不能人道。
正準備幫阮喬喬換衣服的黎京曄突然覺得冷颼颼的。
一瞥眼,看到了阮喬喬手裡握着地見到。
他伸手去拿,但阮喬喬抓得死死地。
黎京曄並不想傷了阮喬喬,只好耐着性子準備跟阮喬喬慢慢講道理。
「喬喬乖,這個東西很危險。」
黎京曄指了指她手裡的剪刀,「不可以玩的。」
阮喬喬歪了歪頭,裝作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黎京曄嘆了口氣:「喬喬累了嗎?
我們換個衣服睡覺好不好?」
黎京曄指了指她身上的嫁衣,又指了指扔在一旁的睡衣,最後指了指床。
阮喬喬盯着黎京曄,目光一錯不錯。
「你看,我們要睡覺,就要換衣服,要換衣服你就要把剪刀給我對不對?」
阮喬喬忍着笑在心裏吐槽:你說的真的好有道理啊!
黎京曄說完,跟阮喬喬對視。
阮喬喬並沒有從他眼眸中看到剛剛一瞬間泄露出來的慾念。
她決定,相信黎京曄一回。
她慢慢鬆開手,黎

猜你喜歡